她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Only Human

作者:ieatmyfingerprints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33756

授权如下:

#没头脑锤&不高兴根#

#口嫌体直的大锤#

#puppy-dog face无比别扭的根妹#

#永远炮灰人参输家的四叔#

#这次是大锤一直在开有声弹幕#

送给辛苦的黑子

也谢谢眉毛推荐这篇文章给我

以上 

正文:

毋庸置疑,Root在生闷气。

这一天开始的很寻常。他们终于解决掉了最后一个障碍,一个愚蠢的号码。他打定主意想要勒索敲诈一些有权有势的人,行动失败以后这个号码还反咬一口说是那些位高权重的人企图加害于他。而对于他们小分队的救命之恩,号码义正言辞地觉得救他于火海,惩治罪恶,诸如此类的事情本来就是他们应该负责的。

处理这位异常号码的过程中,Shaw好几次都忍不住想扶额咆哮了。适者生存第一法则不就是别不自量力么?天哪,她真是想象不出号码这种人以这样的脑回路,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他们难道不会在比如买菜或者其他日常琐事中被自己弄死么。

不管怎么说,Shaw就是从这个任务开始发现Root非常,非常的不对劲。

Root一整天都在两种情绪中来回切换:闷闷不乐和恶声恶气。当她处于正常状态的时候,每次只要一有射膝盖的任务,她总是会有些神经质地兴奋开来,但今天连突突突都没让她打起几分精神。

实际上,Root甚至花了很大的努力,自己和自己斗争了半天才舍得离开他们的地下基地和他们一起行动。这让Shaw感到困惑不已,他们已经好几周没有任务,日子过的单调乏味,她可看不出基地里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她现在迫不及待地想要一些行动,一些鲜血,一些能符合她骨子里的暴力因素。而与她的跃跃欲试相反,Root不但没有在听说有任务时候眉开眼笑,她甚至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

Shaw不认为Root变得懒散了,懒散这个词和Root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她可是Root啊,是那个异常亢奋,犹如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的丧心病狂的精神病。难道不就是因为这个Shaw才如此喜欢她,不是,是喜欢和她一起出任务的么?

接到任务以后,Shaw开始挑选枪支,她两只手各拿一款枪,掂量着重量,试图决定今天狙击是动用Vanquish可拆式背包步枪还是DTA后拉式狙击枪。一方面她超级迷恋这把Vanquish(那是她的宝贝,从来不给别人碰),另一方面这把DTA看起来崭新锃亮,她又很喜欢新的玩具。正当她内心处于天人交战吵的不可开交,极度选择困难的时候,她发现Root还没有跟着John后面出发。

Root甚至没有帮Harold去解决一些电脑方面的疑难杂症。她就静静地坐在桌子边上,手托着下巴,异常古怪地盯着Bear看。

然后Shaw看着Root缓慢地站起身,走到Bear的身边。紧接着她做出一个让Shaw大为吃惊的动作,她在Bear身边蹲下并且试图用美色哄骗这只大狗给她一个拥抱。Shaw震惊的盯着Root这个行为,好多秒后才反应过来这有多荒谬,然后她冲着Root喊到:"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Root只是抬起头可怜兮兮地看了她一眼,手上依然在尝试(并且又一次失败了)把Bear抱到怀里。Bear死命的向后退,它很显然和Shaw一样困惑不已,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个情况。Harold非常明智地选择了无视她们。

"唔,有任务?记得么?你不和我们一起来么?"Shaw再一次试着搞清状况。Root却只是模糊不清的哼唧一声,同时试图把自己的脸埋在Bear的毛里。

“好吧?那机器是布置了什么其他的任务给你么?”Shaw略微开始不耐烦了。

Root摇了摇埋在Bear毛里的头,喃喃自语般的嘟囔了一声。

Bear被抱的发出了呜呜的抱怨声,Harold终于做不到坐视不管了。

“Miss Groves,你是不是生病了?我相信Mr Reese和Ms Shaw两个人应该就可以处理好这个任务。还有如果你可以的话请松开手,不要试图勒死我的狗,我会万分感谢的。”

“没错,如果你病了或者不在状态之类了的还和我们一起去,那必定只会拖我们的后腿,”Shaw皱着眉头看着Root说到,话音刚落就收到Harold一个充满责备的表情。Root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猛的站了起来。

“我这就来了,走吧,走吧,天呐,”Root不情不愿地抱怨道。

当他们没有找到合适的交通工具时,Root露出了有史以来最失望和可怜的表情,并且坚持要求Shaw去偷一辆车,仅仅是因为她不想跑着去。Shaw感受到了困惑,愤怒和惊骇三种情绪混合着一起涌上心头。

之后在一个危急关头,当一个枪手差点射中Shaw的时候,在完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Root毫不手软地射伤了他的两个膝盖,并且额外地对着他的脚又补了一枪,整个过程中她都在小声的咒骂和嘟囔。哦,骑士精神。Root刚刚救了她,所以Shaw现在也没什么资格对于Root白天的反常行为生气了。John让Root走到他们的前面,然后回过身扬起一边的眉毛眼神犀利地看着Shaw。Shaw无奈地摊了摊手,愤愤不平地回敬了他一个鬼脸。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Root的“新性情”是她的造成并且应该由她负责的呢?

一整天都很不对劲,而Shaw也终于受够了。谢天谢地任务结束了,现在她可以回家喝杯啤酒好好放松一下。从天色看应该已经凌晨两点,而她现在真的很需要睡眠,毕竟明天她还要在化妆台按着老板的要求对着顾客伸展她的嘴唇。对,伸展她的嘴唇,她一直不会笑,尤其不会在那个愚蠢的工作中笑。她只是在做嘴唇伸展运动罢了。

John非常失败的挨枪子了,所以他们在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诊所停留下来去弄一些止痛药和抗生素回去。这么早诊所门口居然就排起了队,Root选择在外面等着,而Shaw一直都讨厌去人多的地方,所以自然而然的或者说迫不得已的和Root单独呆在了一起。

这让Shaw不得不面对这一天都切实存在的情况:Root依然在生闷气,而Shaw因为不知道她为何如此反常而产生的怒气值在随着时间的增加成正比例函数递增。这本是一个挺美好的夜晚,宁静,温度适宜,凌晨的微风很快就吹干了她刚刚行动中出的汗。坐在室外的长椅上,吹着微风,偶尔瞪几眼来来往往的行人,一切都让Shaw感到平静和轻松,除了身边这位“不声不响”的Root。

一个金发女郎从她们面前走过去,Shaw迎上她的目光给了她一个完美弧度的假笑。她侧过脸偷瞄Root,如果她刚刚这个举动都不能激怒Root,她不知道什么能了。Root头耷拉着,勉强抬起眼睛看了看Shaw,露出了像吃不到骨头的小狗一般愁眉苦脸的表情。

“干嘛?”

Root从牙缝中挤出几个模糊的音节,而Shaw迅速想出了另一个策略。

“你觉得她今晚会不会和我回家?”Shaw非常自信,Root一定不会放过自己如此明显的挑衅,然后会迅速的调戏回来。Shaw只是想让Root恢复正常而已。不过才不是因为她担心Root或者什么其他的原因,而是Root匪夷所思的行为举止真的要惹怒她了。

“如果你刚刚那句话是去问她而不是问我,那么你成功的概率会大大增加。”

“我会去和她说的。”Shaw不依不饶地继续挑衅,希望可以激怒Root。

“嗯好。”

“好吧。”

沉默开始在她们之间蔓延开来。

“Root,你是在发脾气么?”Root没有说话,只是回击了Shaw一记中指。

Shaw被呛声之后勉强把注意力转移到John身上。为什么John这么久了都还没回来?有多少人会三更半夜的突发这种医疗事故啊?为什么这么一个小诊所会有这么多人?这甚至不是一个医院,只是一个环境恶劣的,管理不严的—啊,这大概是为什么这里会有如此多的人的原因了。在这种小型诊所,医生是不会质疑你的伤口是如何造成的,好吧,从这点上来这里于他们是非常方便的。

“好了,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Root撅了撅嘴,尝试找到舒服的姿势倚靠,不过很显然由于俩人的身高差异(虽然Shaw坚持说也没有差多少),这并不容易办到。Root最后停止了扭动,选择了微微下滑一点,然后头枕在Shaw的肩膀上休息。而Shaw正在试图甩掉这只突然爬上来的寄生虫。

“Root,”Shaw略带警告的说,“我不想问你第二遍。”Root重重地叹了口气,今天她已经叹了至少一百次了。

“我不舒服,”Root看起来下了很大的决心,才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你这个白痴。你哪里不舒服?要什么药?我去和John说让他再带点感冒药还是什么药出来?”Shaw打算起身去诊所找John,但是Root却发出了一声抱怨的嘟囔,然后紧紧地拉住了Shaw的手臂。Shaw盯着Root紧贴着自己皮肤的手指皱起了眉,露出了快要炸毛的表情。

 “你在做什—你现在是无所顾忌随心所欲地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和我有肢体接触了是么?”

Root又拉了她一下,她顺着扑通坐下,然后开始非常耐心(至少Shaw觉得她今天真的已经足够耐心了)地等待Root的解释。她瞄了一眼Root,不禁怀疑自己的眼睛,Root是真的微微脸红了,还是这只是她的错觉和幻想。

“我不是那方面的不舒服,”Root避开了Shaw的目光,给出了进一步的解释。

“女人,”Shaw依然没弄明白,有些不耐烦地发怒道,“如果你不—”

“我在流血。”

“你中枪了?那为什么不—”

“天呐你才是个白痴,我是生理期来了。”

Shaw立刻闭嘴了。几秒钟的寂静过去,Shaw非常确信自己的脸现在也一定很红。Root合拢了手臂,不舒服的来回变换自己的坐姿,两条腿一会儿交叉一会儿放下。

“我今天一直痛经,”Root抱怨道,声音之大以至于一个过路人听到了并且微微诧异的看了她们一眼。Shaw在那一刻窘迫不已,她默默地觉得不会再有比此刻更尴尬的情况了,不过Root又一次证明她错了,和这位黑客一起注定了事情从不走“寻常路”。很显然Root已经憋了一整天满腹的牢骚了,而Shaw则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给了她一个可以肆意宣泄不满的机会。哦不—

“我后背疼,我难受的想蜷成一个球然后死掉。为什么总是这么冷?为什么这儿就好像没有夏季一样?这里难道不应该有夏天么?现在我的子宫里好像在上演一场战争,我不是说枪战突突突,我是说就像北海巨妖对战希腊诸神那样。但如果真的有神明的话,为什么这个地方还是这么冷呢—”

“我们可以不谈论你的子宫么?”Shaw果断地打断了她。

“你现在是在不耐烦么,你在那个的时候怎么没有抱怨我的子宫—”

“Root—”

“在我们have sex的时候。在我们have sex的时候你看起来很喜欢它。”

“哦天哪—”

“特别是当我们—”情急之下,Shaw眼疾手快一伸手糊住Root的嘴,堵住了她的后半句话。

“我现在要松手了,我希望我松开之后,你最好闭嘴不要再嚷嚷。”

Root眯起了眼睛看着她,Shaw有一瞬间认为Root会乖乖地听她的话,不过紧接着她看到Root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同时她感觉到手掌心有一种又湿又软的触感。Shaw触电般地猛地缩回了她的手。

“你刚刚是舔了我的手么?”

“怎么,你更希望我舔你的其他部位?”Root毫不犹豫地反击道,还赠送了一枚假笑和一记挑眉。

Shaw有些崩溃地扶额叹息,她觉得自己是跟不上Root的情绪了,这个女人十分钟之内在数种大跨度情绪中切换自如。Shaw焦虑地向诊所里张望,欣慰地看到下一个就轮到John就诊了。

“我只是想呆在暖和的地方。”Root又退回到了嘟嘟囔囔的抱怨模式了,她一边不满一边用脚踢着空无一物的人行道,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Shaw这次笑了起来。她上前一步拉过Root的手,Root抬起头看着她,她的脸上是Shaw有生之年见过的最沮丧的表情。

“来吧,公主大人。我们就把John丢在这里不管,去喝杯热巧克力吧。我甚至允许你点一大杯鲜奶油。”足量好吃的,恰巧又不需要她付钱而往往是作为贿赂的甜品,大概是Root在这世界上最迷恋的东西了。“我们可以要求服务生帮我们把巧克力糖浆浇在热饮的最上面。然后你想象一下John好不容易包扎好结果发现我们丢下他先走了时候的黑脸。”

太值得了。当Shaw看到Root终于真正开心地笑了,不再是假笑的时候,她觉得值得了。

“你怎么对我这么好?”面对Root热切的语气,孩子气的神情,焦灼的目光,Shaw感觉自己内心有点把持不住的呻吟了一声。

“我现在仍然可以突突你的膝盖,”Shaw小声的反驳,她把Root从长椅上拉起来,并且默许了Root贴着她走。

不过她没有允许Root挽她的胳膊,无论Root抱怨的多么厉害,或者是又摆出一副小狗没骨头吃的可怜兮兮的模样。那是她画下的高压预警线,一旦踩过情况就会不受控制。毕竟Root还处于不正常时期,那么她俩之中,必须要有一个人保持理智。 

Fin.

评论 ( 33 )
热度 ( 520 )
  1. 佚名啊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很可爱的一篇日常~
  3. No.20160418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可爱可爱

©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