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Cold Season

作者:Emanemmy12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758802

E大How Two Halves Become a Whole 系列的Part 6 系列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185831

一系列故事都是基于肖根关系已确定的小短篇 

因为是小短篇所以系列之中的文章联系不是特别紧密

我和眉毛商量了一下选择性地翻译了一些该系列中非常出彩的短篇 所以越过了第二篇

需要补充交代的是第二篇中大锤突突突地和根妹求婚了 所以现在两人是未婚夫/妻关系(●´∀‘●)

本文的脑洞依然来源汤不热 #想看根妹病娇 大锤医生play#

以上

正文:

      一般来说Shaw不会挂心自己的病人。如果病人事后因为没有遵循她的医嘱照顾自己而加重了病情的话,那可不是她的错。不过Shaw的这些漠不关心和毫不在意在碰到病人是Root时,就都被她统统撕碎抛在脑后,随风飘去了。她的未婚妻(Shaw断然拒绝了未婚夫这个称呼)很容易伤痕累累,如果只是枪伤和骨折那至少还在Shaw的医术范畴内,Root也还头脑清醒。但如果是生病,Root就会开始上演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戏码,全然不听Shaw的话,那种鸡飞狗跳的场面即便是无所不能的特工也唯恐避之不及。况且Shaw也不允许自己作为掌握了无数种预防措施的专业医生,在知道会发生的潜在后果后放任Root再生病。因此Shaw毫不犹豫一把捞住Root,无视她不甘心不情愿的哼哼唧唧,坚持把她按回了被窝里。

      “说正(真)的,Shaw,我内(没)事。①”鼻塞造成的口齿不清让她本就软绵绵的声称没有一点说服力。尽管如此,Root依然不死心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Shaw扣住她的肩膀把她固定在床上。

      在俩人近距离的搏斗中,Shaw仔细看了看眼前这个女人的小可怜样。这个在她混沌不堪的情感感知中唯一清晰的存在,这个她放在心尖上的女人,没有了往日的嚣张妩媚,鼻子红红的,紧紧皱着的眉头哭诉着她正深受鼻塞和喉咙痛的折磨。再加上Root自己抱怨的全身酸痛不已,这些症状足以预兆了一场普通感冒的到来。尽管只是普通的小伤风,不代表能不重视它,放任不管只会让它发展的更严重。想到这里,Shaw皱起了眉沉下了脸:“你很显然有事,给我躺平了休息。你现在需要补充水分净化体内的病毒,还要再补充适当的营养。”她停顿思考了一下,耸了耸肩膀,“我会照顾你的饮食的。”

      Root挣不开Shaw,不得已使出了杀手锏,噘嘴撒娇道:“不要嘛Sabeen。”

      “你自己看看你自己,身体不舒服到连我的名字都说不对,你还想逞强去完成那些要求精神高度集中的任务?”Root拗不过她,只得孩子气地翻身背对着Shaw,假装听不见她在说什么。看着面前装鸵鸟的Root,Shaw叹了口气,放弃了在口头上说服她的念头,慢慢地退出了房间好让Root休息。她知道尽管Root一直在抗议,不过是逞强,她虚弱的身体早就疲惫不堪,不出几分钟她就会睡着。同时Shaw将会有时间去准备食材药品,好让她的Root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好起来。一个身体健康头脑清醒的Root不仅能让Shaw不再担心,也能确保他们整个小分队日常工作的安全和正常。上次Root病了的时候,Shaw没有留意的结果是任务相关的那个坏家伙被Root挂在高楼的边缘荡秋千。虽然事后Root坚称这是她独特的审讯手段,小分队中没人被她说服,反而在'生病的Root不能参加任何任务'上达成了空前的一致。不过至少那个荡秋千的男人在风中受到了过度惊吓,立刻放弃了当初为了夺取遗产而设下的绑架和谋杀他舅妈的计划。尽管结果是好的,但考虑到Root当时由于已经不清醒的神智错误理解了机器给出的指示,甚至差一点打破了小分队一直以来的行为准则,Shaw一点儿都不想这种事情再度上演。所以扣留Root在床上绝对不是她因为关心则乱而产生的私心。

      Shaw仔细地在自家的冰箱的各处犄角旮旯翻找食材,不过冰箱实在是太空了。她们俩其实都很少做饭,Root更擅长一些,但是她也是她们中最不着家,最经常外出出任务的。Sameen叹了口气。她不得不出去买些蔬菜,Root需要喝点新鲜的汁液,比如说橘子汁,呃Root应该会喜欢吧?Shaw过去习惯了给人们诊断病情或是开药方,但她实际上完全没有真真正正地在家照顾过生病的人。她烦恼的咬着自己的手指,绞尽脑汁的搜刮着病人需要什么。汤。病人喜欢热汤。当他们感觉到不是那么难受,身体开始好起来时,总是会要求喝煲汤。暖烘烘的热汤散发出来的热蒸汽也有助于缓解鼻塞。Sameen点点头下了决定,然后蹑手蹑脚地回到了卧室门口,探了个头小心翼翼地窥视自己那位不是特别耐心的病人②。听到Root如小猫般呼呼的鼾声,Shaw被逗得温柔地轻笑了起来。她很满意看到她的小猫已经睡着了,Root应该会睡一段时间,这样她就可以安心地去超市采购,然后赶在一切都还安然无事的时候回到家里。她悄悄地往屋子深处潜去,非常幸运地随手在衣柜旁边摸到了一支笔。Shaw抓过她的“睡美人”旁边空了的纸巾盒,潦草地留下了一份便条。“我去超市。很快回来。不许起床!”语气温柔又强烈,希望Root可以不要把它当成耳旁风。Shaw放下了盒子,转开视线正好看到了地上还没被整理进垃圾桶的一堆用过的纸巾。她皱了皱眉头,基本确认了这是她屋子里的最后一盒面巾纸,于是她默默地把这一项记在了超市购买单上。Shaw轻手轻脚的挪出了卧室,带上门之前又回头看了一眼Root。她很快就会回来,但是仅仅是想到离开家就让她觉得不放心,如果Root醒了怎么办?Shaw果断地摇了摇头,试图忘记这个假设。她很清楚,如果Root不想,自己那张小纸条是完全阻止不了她的。Sameen悠悠地又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今天快把一个月要叹的气都排出体外了),她必须快去快回。

      当她拧开大门,如风般卷回家中,Shaw麻溜地把食材扔进冰箱,然后放轻了脚步匍匐着进卧室查看Root。Root已经醒了,坐在床上手里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又在噘嘴:“你尼(离)开了③。”指控软软糯糯的好似在撒娇,难得看到Root像个小孩子一样,Shaw尽全力控制自己快要被萌化了想要大笑的面部表情。世上最让人捉摸不透的女人此时生病了坐在被窝里,小声的抱怨:“我的面晶(巾)纸弄(用)完了④。”

      “可怜的孩子。”Shaw向还在被窝里扭啊扭的Root投掷了一包新的面巾纸,纸巾在空中划出不怀好意的曲线,不出所料的正中Root的脸。看着本就呆头呆脑的Root被砸的更懵,Shaw这次终于没有蹦住本来严肃吓人的表情,嘴角荡起了好大一个笑容。“对不起,honey,我以为你能接住它。喜欢喝橘子汁么?”Root还在炸毛中,皱着眉头,不过点了点头回答Shaw最后那个问句。“很好,你一会儿要喝一大杯。晚饭我准备了鸡汤面。”

      鸡汤面三个字眼迅速点亮了Root的眼睛:“你给我做了汤?”

      “不,我做了汤,而你只是恰好在家里所以给你喝。”Shaw较真地纠正了Root的说法,不过她家小猫完全无视了她所说的内容,满脸笑意地看着她,“呃,我只是不能忍受你把鼻涕蹭的我枕头上到处都是。”

      “你给我做了汤汤汤汤汤⑤!”Root眼睛都笑弯了开心地嚷嚷。尽管她现在太虚弱了,不能像以往一样用熊抱摸脸等肢体动作调戏Shaw,她依然有办法拆穿Shaw别扭的关心,惹得她的“未婚夫”一步上前想要捂住她的嘴。

      “赶紧好起来,这样我就能把你丢出去。”

      “你才不会!你可耐(爱)我了~⑥”

      Shaw忍无可忍地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转身就走,顺便随手带上了门。“我要把你暂时隔离起来'大毒枭',希望你刚才说的那些废话不会传染病菌。”Root隔着门大笑起来,得意了好一会儿,笑声突然被一阵阵难以抑制的咳嗽取代。Shaw立刻感觉到担心的大浪铺天盖地地打过她的头顶,她迅速的拧开门,不过浪头只打过第一波就被Root安抚了。

      “我没事,Sabeen。去给我做汤吧。”

      Shaw现在没有心思和她开玩笑了,她甚至没有打击Root告诉她,她买的是做好了的汤,Shaw只是点头应了下来,不忘叮嘱道,“我现在就去,别太累着自己,休息。”Root听着爱人掩饰不住关心的话语温柔的笑了,乖乖地点了点头,“一会儿见。”Shaw去忙了,卧室里只剩下Root一人,她盖好刚才打闹中滑下去的被子, 鼻窦和关节的剧烈疼痛依然阻止不了她脸上的笑意。谁能想到Shaw会有如此温柔居家人妻的属性呢?Root还记得那个家伙气急败坏地叮嘱她不许用电脑超过两个小时,于是她盖上屏把电脑放在旁边,滑回了暖暖的被窝。这大概会是她此生都不会忘记的经历了。除了早年被妈妈照顾过,之后的岁月里她与世界对抗,慢慢地走远,脱离,腐烂;多年来独自一个人行走在灰色地带,没有人关心,安慰,在意。而现在Root常常觉得自己是被主眷顾的。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在变相地利用Shaw的善良与温柔,而真正温暖她的是她被给予了这样做的资格,甚至有些时候独自逞强不去依赖Shaw时还会被骂的狗血淋头。想到夜里Shaw那些有点粗鲁但又略带担忧的把她抱到身边,检查她的体温的举动,Root不可抑制地笑开了。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很快又进入了睡梦中,尽管她总是坚持她可以,她的身体早就极度渴望休息来治愈那些疲惫和焦心。带着晚上可以喝到暖暖的爱心汤,无止境地调戏Sameen的念想,Root睡着了,平静而又安心。

FIN.

#你们一定被脚注数惊吓到了#

Root感冒了 所以有口齿不清的鼻音 但是英文和翻译过来的中文鼻音不对等 英文一般是辅音后面会加m或者就是大锤的名字根妹叫不出来 翻译的时候我把它们先翻成中文 然后根据感冒常识进行了鼻音改写(也是很拼o(-`д´- 。)  这里附上各处英语的原文

①”Honestly, Shaw, I’mb fine.” 

③“You lebft.” 

④“And I’mb out of tissues.”

⑥”You won’t! You lub me~”

②原文是patient patient 巧妙地用了patient的形容词和名词的同音同形不同义#又是一个英文中文不等同翻译#

⑤附上原文 ”You got me souuup!” 

评论 ( 27 )
热度 ( 315 )

©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