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翻译】Woken

作者:seriousfic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38098

最新的文 授权已问尚未回复 所以侵删

#这世界全部的漂亮,不过你的可爱模样#

#早知道是这样如梦一场#

依然感谢眉毛翻译中的帮助 

以上 

正文: 
        Root是被腿上温热的抚摸和耳边缠绵的絮语唤醒的。它们都太过温柔,Root在一瞬间恍惚自己是否还未醒来。尽管依然想和睡梦温存一下,但是身边却有熟悉的气息在催促着她睁开眼睛。 
       “怎么了?” 
       “我是说,”Shaw的声音依旧低沉迷人,不过在确认Root真的睡醒了后带上了一丝不怀好意的危险。“你真的需要上我。” 
       “Oh?”Root轻轻地打了个哈欠,昭然若是地反驳这个提议。她侧卧在床的一边,Shaw从背后拥住她,特工在睡眠姿势上坚持自己要当后面环住的那个人,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高让这个姿势变得多么的奇怪和笨拙。 
       “我同意这种关系的时候我们说好的,你知道我是有需求的。你现在有5秒钟的时间,不然我就甩掉你,去酒吧,随便跳到第一个给我买酒的人身上。现在这比你的睡眠更重要了吧?” 
       “你打断了我的好梦,我刚刚做了一个和机器有关的,非常精彩的梦。”Root笑着把头埋进枕头里,“但是你呢...”她转过身来,懒散地仰卧在床上,希望这个姿势可以突显出自己的胸部,一脸妩媚地笑道。“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你是我十亿光年的太阳,也是我一望无垠的星辰大海。” 
       “感人,好极了,现在吃了我吧。” 
       “先告诉我你爱我,”Root歪着脑袋,近乎扭捏地要求着。 
       成功收获一枚Shaw式白眼。但她知道Shaw会说的。一声恼怒的叹气,一记无奈的摇头,一次不满的嘟囔,Shaw在试图努力掩饰嘴角的笑意,“有什么好处?” 
       Root伸出手,滑进被窝里,触摸到Shaw,从Shaw温热的身体和床垫间穿过,另一只手也不甘示弱地伸过去,两只手同时环住她的腰身,手指准确无误地落在Shaw的臀部。“如果你说你爱我,认真的说,那么我,很愿意为爱我的人做任何事情。” 
       “这么好?”Shaw忍不住地舒服而又愉快地呼呼起来,尽管她的声线一直低沉粗犷,此时也已温软似绸。“你为什么不举些...例子呢?”她的手扶过Root的大腿,点燃一片片渴望,最终流连于双腿之间,在内裤底部挑逗着,手尖于布料上弹奏出奚弄的序曲,又勾起无边的火焰。 
       “Oh?”Root气息不稳。“你希望我...躺回去然后...想想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还是对你做些什么?又或者是我想让你为我做些什么?” 
       她的手指紧紧地扣住Shaw挺翘圆润,肤如凝脂的臀部。 
       Shaw倾身上前,用唇去触摸Root,吻她的朵颐双颊,吻她的颈上花苑,一路点火,让Root一刻不停地感受到她温热的呼吸。炙热,浓烈,唇沿着肩膀一路濡湿着燃烧到胸部,肆无忌惮地攻占着每个地方,“我想在我不在的时候,你应该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千千万万遍了吧,比如说洗澡的时候。我现在只是想听你说出你所想的。” 
       “然后你就会说你爱我么?”Root用她那甜甜软软糯糯的嗓音模仿着Shaw的腔调追问道。 
       “说...我喜欢你?到哪个程度的喜欢呢?每种程度的喜欢总有那么一些词可以描述或者代表吧?”一边追问,Shaw的手指一边好似无意地轻轻滑过Root胯部的内衣。 
       “恩。”Root叹息地发出了这个单音节,耳边的絮语和身体上的触摸,很难说哪个更让她意乱情迷。 
       “说吧。”Shaw霸道地要求,声音染上了喑哑,渴望抑住了喉咙,她的手指准确无误地穿过衣物落在了Root早已渴望的身下。 
       Root不可抑制地张开了嘴,缓缓地吐出一声细小的喘息。Shaw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她能看到她眼中小小世界里的自己,她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会允许你在我身上翻云覆雨,水乳交融。” 
       “Mmm.”Shaw环顾了一下机器为Root准备的,不知道从哪里抢来的顶层阁楼公寓,足够多的房间用来存放武器,两个大冰箱,绝佳的狙击视角。“那很好,还有什么?” 
       “我会帮你缝合伤口。” 
       “哦我不认为这个也算。”Shaw不老实的手滑到了Root的下腹处,抚摸她正在痊愈中伤疤。伤口上周才刚刚拆线。“我也帮你缝合了不少吧。等价交换哦,Clarice。” 
       Root被她逗笑了,“你是在说我是Hannibal么?真会甜言蜜语。”①  
       Shaw的手指尖在Root已经褪色的伤疤上逗留了片刻,又有下移的趋势。“继续说,不然我可不会说。” 
       “我每天会给你做三顿山珍海味般的大餐。” 
       “前提是你会做饭。” 
       “我是一个很棒的厨师好么,你忘了我曾经冒充厨师冒充了三个月么?而且我还会帮你遛你的狗。” 
       “是我们的狗。我一直想要一只斗牛犬,但你坚持想养只雪纳瑞。” 
       “我们的狗超级可爱,而且他会抓老鼠!”Root撅起嘴嚷嚷着,Shaw终于没有忍住,在退回到外表无动于衷内心汹涌澎湃的伪装中之前,她快速地啄了下Root嘟起的犯规的唇。现在她翻身架在Root身上,她们腿部交叠纠缠不清,而臀部锁在一起轻触。“我会帮你洗衣服。” 
       “Mmm.” 
       “我会依偎在你怀里,一起窝在沙发上,然后把看什么频道的选择权大度地留给你。” 
       “Ooh.” 
       “我会和你一起去看百老汇,在沸反盈天之时,紧紧握住你的手。” 
       “Oh.”Shaw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你可真体贴。” 
       Root一把拉过Shaw正准备往她内衣里钻的手,品尝着Shaw眼中颓然出现的小小茫然和困惑,然后把手轻轻地覆在了她的腹部。“我会为你孕育你的孩子。 
       “准确的说,是捐赠者的孩子。” 
       “我会让你挑选捐赠者。” 
       “说得好像哪次我选的不是正中你心意。” 
       “我每天都能感受到我们的女孩在我身体里的一步步成长,然后等她来到我们身边-”Root不可抑制的抽泣了一下。“真正在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会把她培养成和她妈妈一样坚韧而又强大。这样你会因为拥有我们两个而感到骄傲。” 
       “培养一个孩子这么艰巨的任务你可不能把它占为己有。”尽管Root的小腹现在依然平滑光洁,Shaw仍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它,她转变姿势伸出了一条腿越过她的爱人,跨坐在她身上,她们的身体形成了一个优雅的符号,然后Shaw低下头,温润的视线包裹着身下的爱人。“我会和你一起。童子军的荣誉不是么?”② 
       “Oh,没错,你也在,而且永远别想离开。”Root咧起一边嘴开心地坏笑,“为了留住你我会生个三胞胎的。” 
       “不需要你做那么多。你知道的你只需要用这个...”Shaw修长有力的手指伸展开,辗过Root的唇。 
       必须是她的中指,虽然只是中指。 
       “我甜腻迷人的声音。”Root心满意足的同意。 
       “你的嘴,”Shaw更正到。“还有里面包含的一切。” 
       “The voice of an angel…” 
       “Tongue of a devil.”③  
       “只有你吻我的时候,我才有魔鬼般纠缠不清的舌头。” 
       “你还欠我一个吻。” 
       “那么接下来你要么低迷要么亢奋,都取决于我的吻呢。” 
       “永远不要和一个耳中有人工智能做支援的半机械人约会:她能猜透你的心思。” 
       Root喜欢这样轻松调侃的相处,但有些时候她不得不收敛笑意,认真起来。“说吧,Sameen.我每天至少想听到一次你说出它。” 

     “I love you.”

       Shaw蜷起膝盖,爬过Root的身体,她温热的体温覆盖着Root,从Root光滑的脚踝一直没过她的额头,阴影慢慢散去,当Root睁开眼只看到身上盖着的法兰绒毛毯时,Shaw的声音笑盈盈地还在耳边:“好啦我说了,你不准备说你也爱我么?” 

      Root缓缓的闭上了眼。只去听,听刚才的笑语晏晏,在余音还未消逝于空气中前,铭记,重塑,坚持,执念,竭尽全力把它变成现实,变成她的Sameen。她可以用心智,思想,计划和程序化腐朽为神奇,将千千万万的东西幻化成真,那么一段记忆也可以。成真。 

      机器知道她在哭。知道她泪水的含碱度。 知道自己现在无能为力,但 不知道怎样能够帮到她。所以 开口问询。 

    “我希望你为我运行下一个脚本。”Root揩去眼泪。“这次把那只狗放进去好么,她喜欢那条狗。” 

Fin. 

 ① 出自电影沉默的羔羊 Hannibal食人魔汉尼拔,手上有着连环杀人案的线索,探员Clarice和他周旋,试图获得情报,后来Hannibal提出了等价交换,用Clarice的过去交换杀人犯的线索。电影中的台词就是这句拉丁语 Quid pro quo 等价交换。 
  ②依旧是电影 原片名翻译为童子也是基 讲述了人们为同性恋争取合法权益。 
  ③ 这段没有翻译保留原文 一个是因为tongue用了一词多译 此处是语言,下一句中是指Root调皮的舌头。另一个原因是想保留对仗,不想破坏原文。 
  译版:“天使的嗓音。” 
             “魔鬼的语言。” 

评论 ( 41 )
热度 ( 354 )
  1. 风束谨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自动忽略最后三个自然段😢然后是HE...

©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