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翻译】Treasure Maps Fallen Trees

作者:andymcnope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77097

已问授权尚未回复 所以无授权翻译 侵删

#双R的五个故事#

#四粑粑唤醒根女婿#

#肖根是比明线还抢眼的暗线#

#暖文无误#

五个故事分别是 第二季结尾 307图书馆囚禁play期间 第四季开头几集 412(也就是时间线上的现在) 以及412后六个月

以上

正文:

1•223结尾

      “醒醒。”当他们的SUV摩擦地面猛的停下来时,John生硬的命令在耳边叩开了她的眼帘。自从Shaw在俄亥俄州的某个地方被胡搅蛮缠的她折腾的脾气暴躁,不耐烦地威胁要再开一枪堵住她的嘴后,John便换到了后座和她一排走完了后半程的旅程。

      她不记得自己是如何睡去的,直到她感觉到手脚处麻麻的休克在慢慢褪去。她大概明白他们为了让自己保持安静下了猛药,残留的药物还在她的血管里奔驰。

      子弹射穿的伤口本已缝合好了,然而一路的挣扎造成它再次崩裂,殷红黏稠的血不停的从伤口溢出,四处流淌。她的衣服血迹斑斑,残缺不堪,头发搅在一起,已经不能遮盖她光洁的喉颈。

      “我们可没有一天的时间陪你玩儿。”Shaw的嘲讽从这辆租来的SUV驾驶座传来。

      “MissGroves,” Harold一边说一边尽可能的从副驾驶转过身看着她,她歪过脑袋,不甘心似的对着他眨了眨眼睛,她的目瞳在黑暗的车厢中犹如燃烧的火光发亮。她的嗓子或许可以发出声,不过她已经懒得去尝试了。

      “你们这群人最好能给我个心服口服的理由。”她从未听过的新声音加入了进来,打破了无声的对峙,John摇下了车窗,接过车外女人手上的文书。“我把一个法官从被窝里揪出来给你们办这个,你们最好不会让我后悔这么做了。”

      “你不会失望的,Carter,”John拿过文书的同时肯定地回答。

      Root双脚还没离开车,就又被射入了一管镇定剂。Shaw慢慢地将针管推进Root的皮肤,数秒后,面前的女人睡去了。

 

      

 

      她在她窄小昏暗的新房间(单人牢房)悠悠转醒,然后开始精心策划自己的出逃计划。

 

2•307图书馆囚禁

      她被笼子插锁打开的声音惊醒,响声细碎而又遥远,不过这已经是这些天来为数不多的动静了。太阳转到了恰好的角度凝结成暖洋洋的橙色洒在书桌的一角,不知不觉中,她沐浴着阳光小睡了一会儿。

      “Harry呢?”她从身下的简易床上坐起,询问面前的人。Bear跟在沉静的男子后面踱步进来,发现她之后,它的目光就犹如胶水一般黏灼在她的一举一动上。

      “不在。”John惯常的口吻,简要的回答。

      “所以你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Root无视身前人冷冷的气场,追问道。自囚禁以来,她的世界已经减少到只剩三个人了,有些时候还能见到那个警察。

      激怒Shaw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更不必说那还是异常愉快和刺激的。唇枪舌剑中Shaw从不让步,碰上Root杀伤力极强的尖锐调侃,她总是迎难而上针锋相对。Root有的时候会觉得自己简直快爱上这项日常活动了。

      Harold也还算有趣,毕竟她很享受在智力层面吸引他和在道德观上震惊他。

      不过这只Finch的大宠物...他依然算是Root尚未捉摸清楚的变数。“他总是这么干么?有秘密不告诉你?我记得这儿有本书是讲如何建立健康的人际关系,给你看看?”她忙不迭地画蛇添足,手指尖有意无意地滑过精装书皮。

      John将手上的泡沫容器放置在桌上,沉默着没有上钩。扫过盘子,她发觉他们依然小心翼翼地只提供了塑料餐具给她。

      “那个需要切割加工下,”她指了指盘中的一块牛排。“我喜欢一口一个的小切片,你明白吗?”

      John眯起眼睛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从口袋中拿出一把实用刀。动作粗鲁场面糟糕,不过Root却很享受地看着。当然了,想想她曾经肆无忌惮地绑架过这个三人小分队中的两位,给她一把锋利的牛排刀就好像送了她一把开门钥匙般。她不值得被信任,但是依然有人满足了她切牛排的心愿。

      “Shaw呢?”轻起朱唇,她缓缓的吐出又一个问题。她在Harord-John关系层面上的试探被特工三振出局,但她依然兴致勃勃地想要试水;Root擅长看透人心与习性,而她现在想知道John的刺激点和柔软处在哪里。

      “不知道,懒得关心。”他的反应中规中矩,多了一份对队友认知,少了一些对朋友的关切,平淡无奇,但她依然确定了他和Shaw没什么特殊情愫。Reese的舞伴卡注定满满当当,不过Shaw的名字不会位列其中。

      看着眼前人粗暴地把一块好好的牛排五马分尸,棕褐色的肉末溅的白衬衫到处都是,Root惋惜地叹了口气。“不好意思呢,我刚想起来我想尝试一下素食主义,新年的一项新主张。”

      “现在才十一月。”他一针见血不留情面地揭穿她的鬼话。

      “我很忙,没时间和你闲聊。”她火上浇油地附赠了一声嘲笑。“我相信Bear会万分喜爱你的大作的,是不是呀好孩子?”

 

      

 

3·Season4前几集

      电话尖锐短促的铃声打破了凌晨的宁静,Root从床上坐起身,迷糊着睁大双眼试图分辨出自己所在的环境。

      她身处爱达荷州的郊区,一间昏暗阴沉的旅店房间,屋子里没有生火,又阴冷又潮湿,闻起来犹如储藏多年长霉的酒糟。Root不止一次想联系机器,要求帮忙在这片区域再找一间空房子,但是任何一次联系,就有可能暴露他们所有人,她甚至考虑过随便挑一间民居闯进去,把主人绑起来藏到地下室,然后她就可以好好的睡一觉,而不必忍受这潮湿顺着被褥一路渗入她的皮肤。

 

      

 

      “你好?”房间昏暗没有窗户没有光亮,Root翻来覆去,最后在毯子的折缝中找到了震动发亮的手机。

      “我们应该如何—?”一阵兵荒马乱的枪声打断了John的提问,她还听到了猛打方向盘后汽车轮胎摩擦沥青柏油的尖锐声响。“我现在有点忙,急需两只手开车把我们带出这个鬼地方,Shaw和你说。”John把电话扔给Shaw之前急匆匆地解释。

      “Root?”Shaw色喘嘘嘘地接过电话,Root发现自己轻而易举地就能在心中描绘出这个女人的身影,散落额前肆意飞扬的几撮刘海,肾上腺素作用下绯红的面颊,还有那层层堆叠后的烟火药味,迷人而又安心。

      “你一般怎样解除一个带有远程多孔铝壳雷管的炸弹?”Shaw刚从新一轮的枪战中抽出身,就转回到电话前,“我们已经尝试了所有我们知道的办法。他们该死的用了单色的电线,还加了操纵套管。”

      “是哪种手机控制的?”Root知道时间已经紧迫到不允许他们去找到一个相对应的法拉第笼①,而她又完全不知道炸弹的大小和构造;她只能着手于如何切断它的信号。

      Shaw弯下腰去翻找有用的信息,嘴巴贴在手机上,她的呼吸声清晰地透过听筒传到Root耳边,“像是诺基亚的...3310?”

      “还剩多久?”

      “计时还有四分钟。“

      “你今天穿了什么呀,Shaw?”Root换了个坐姿,调整声音到调情全开频道。

      “Root,我们没时间说这些有的没的。”Shaw压低声音警告道,尾音刚落,紧随着是一阵如大雨扫射般的枪声,震的千里之外Root唯一的好耳朵阵阵耳鸣。

      “四分钟对我来说可是绰绰有余呢。”Root漫不经心地调侃,“不过我们还是把最好的留作保留节目,过后再讨论如何?你有没有穿着带有发卡或者扣针的东西?”

      “我们不是只剩40秒好么,还没有到非要在衣服上找工具,况且我也没有。”Shaw不慌不忙地反驳道,“回形针能解决这个炸弹么?”

      Root本想问问连扣针都没有的他们,是谁带了枚回形针在身上,不过她咽了回去,只是告诉Shaw尝试移除手机的SIM卡。

      “NYPD的拆弹小组可以从这里接手了。”Root从嘈杂的背景声中分辨出John的声音。

      “起作用了。”Shaw解决完炸弹回到电话边,Root听到后慢慢地放松靠回到旅馆阴湿的床上,抬头看着爬满了霉的天花板。

      “所以...你今天穿的是什么呢Shaw?”Root轻笑着问道。

      “晚安,Root.”Shaw说完就匆忙挂断了电话,只留给Root一串忙音。

 

4·Now

      她犹如在梦境中颓然跌落一般惊醒,她的脖颈由于侧卧在车厢内疼痛不已,猛然的起身使得她的枪把狠狠地撞击她的肋骨。John似乎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动静。

 

      

 

      “我错过了什么有用的消息么?”她一边问一边伸手去拿中央扶手杯架上的旅行杯;里面只剩下冰冰凉的咖啡,不过它依然可以洗去她嘴里苦涩的睡意。

      她很快注意到耳边自己依然清晰,汹涌的心跳声,她全身的血液都由于惊吓泵入了她的心肺间,而她手脚冰凉,她知道刚刚发生什么了。她的左肩依然能感觉到暖意,就好像有人搭在那里把她摇醒—就像是John刚刚拍醒了她的噩梦。

      机器以往会从那些糟糕透顶的噩梦中唤醒她,会利用耳机里的高频音,或者恰到适宜地闹响那些Root从未设过的手机闹铃。但是这次没有,最近都没有再说什么也不再做什么,除了很偶尔的时候会出现,提醒他们又一次丢失了目标,的失望透过每一次联络的设备砸在Root的心上,响亮而又清晰。

      John摇了摇头,递给了她一瓶水,同时伸出手示意她把手里的杯子给他;整个过程,他没有看她一眼,只是沉默着,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锁定的那个仓库。她也没有期望他会开口说话或是提问,这些天他比机器还要安静,长久的沉默,持续的观望,不变的等待。

      她从不介意安静,但她却渴望此刻能有一些声息,能够淹没这些天她脑中纷纷杂杂的那些念想,那些挥之不去甜蜜而又噩梦般的回忆。

 

5·412后六个月

      “你好?”凌晨三点,Root胡乱地抓过电话口齿不清地打招呼。

      “Root?!”John听起来迷惑不已,Root眨了眨眼睛意识到了她拿着的是Shaw的手机。

      “我—我们—能不能等会儿让她给你回电话?”Shaw还没有完全醒,在她旁边挣扎着蠕动。

      “这可是她头一次这么不专业。”John在点击耳机结束对话前愤愤地警告她。

      Root没有和他吵;在Sameen失踪生死未卜的时候她曾经和John统一过战线,不过此时此刻他们的休战看起来又要拉开战幕了。很显然他们不会再回到原来那种憎恶彼此的敌对状态,但是他们也不是朋友;至少她觉得不是,不过她也不是很了解友谊,考虑到她也没有多少友情可以拿出来比较。

 

      

 

      “是谁?”Shaw坐了起来,带着浓浓的睡意问道。今天是德国最传统热闹的十月啤酒节,即使已经凌晨,大街上依然热闹非凡,喧嚣声透过窗户传到旅馆的套房里。

      “不是什么急事。”

      “Root,”Shaw紧紧地盯着Root,直到她缴械投降乖乖交代。时间和经历并没有改变Shaw太多,“我应该回我的房间了。”

      “你对于不稳定元素了解多少?”Root侧身躺回自己的那一边,慵懒地问道。说实话她惊讶的是Sameen居然留了下来,而不是几个小时之前就甩手走人,不过当她看到面前的女子只单单在挺翘的臀部围了一条床单时,她放弃了提问的念想。

      “你真的很会甜言蜜语,说了一口不可思议的枕边絮语。”Shaw坐在床上没有挪动分毫,她广阔的背部布满了或轻或重的指甲印痕,有些时候Root万分热衷于细数这些痕迹。

      “我们明天要闯入世界上最先进的核实验室,而我呢,只是确保你能了解最新的信息。”

      “我精通自己的业务好么?”Shaw不服气地反驳,而Root的手已经不甘寂寞地抚上她的背,指尖顺着脊椎一点点触摸关节。“不过我想再过一遍内容也没有什么坏处。”

      当Sameen的牙齿轻轻地摩擦着她的肩膀,Root扭过头,敬畏地凝视着面前的女子,轻抚着这失而复得,珍贵而坚韧的生命。

      (而Sameen的房间空置了整个旅程。)

 

Fin.

①法拉第笼(Faraday cage)是防止电磁场(EM field)进入或逃脱的金属外壳。


PIC CR:小坚果正在被做成表

评论 ( 14 )
热度 ( 241 )
  1. 沧海轻舟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沧海轻舟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3. 沧海轻舟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4. Ri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