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翻译】Fourth Night Freak Out


作者:Kitten_Prince314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805926

授权:

#彻头彻尾的甜文#

#痴汉根妹#(一直在痴汉从未被超越)

#别扭大锤#(没有一直在别扭,被痴汉超越了)

#很纠结很慢,很痴汉很蠢#

痴汉这个词出现的太频繁了 但就是痴汉的不要不要的

依然感谢眉毛 For Everything

以上

正文:

      Shaw气急败坏地来回踱步,每一步都在试图跺碎脚下的水泥地面。她看起来怒不可遏,Root很清楚这一点,但是此时此刻却无能为力。和Shaw一样,她也不想有这么一次谈话。或许,比Shaw要稍微想一些。她想结束所有,只为结束。但也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点念想。从Shaw的暴躁来看,她不会毫发无伤地离开这个房间,要么她会被Shaw揍一顿,要么她会被Shaw的无情刺的遍体鳞伤。如果她今天异常的不走运,那么就有可能要同时承受身体与情感的双重打击。这当然不是她所期待的庆祝自己生日的方式,但是今天必须要解决Shaw最近以来的“狂躁无常乱发脾气”。

      “你很清楚你不可能永远躲着我。”她佯装语气轻快的开场,却依然在那个充斥着寻找发泄物的暴力因子能量体转身走向她时紧张地咬了咬下唇。

      “显而易见不能。”Shaw咬着牙不甘心地挤出这句话,她循着Root的步子,高视阔步地迈过去,她装出一丝温和的漠不关心,带着略加掩饰的怒气。

      “看在几位男士的份上,表现的正常一些好么,他们迟早会开始怀疑的。”矮个子女子这些天不时不受控制的咆哮已经引起了小分队其他成员的注意。

      “他们知道些什么了?”Shaw立刻警惕地察觉到了秘密泄露的可能性,疑神疑鬼地质疑道,骇客无奈地翻了翻眼睛。

      “什么都不知道,目前。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想要一直保守住这个秘密?”Shaw快速地瞥了Root一眼,而她脸上的表情则直白无误的告诉Root两个字“当然”。感觉到特工已经在逻辑上上钩了,Root微微地笑了起来。

      “那就请你停止一些反常的行为,比如说和我呆在一间屋子里就好像是酷刑般让你坐立不安。”Shaw的脸上浮现出一闪而过的痛苦,那抹苦涩快速地被恼怒和否认的神情掩盖。Root依然敏锐地捕捉到了Shaw的不情愿,而此刻她必须强迫自己不要因此而愁眉苦脸。这变成了她的酷刑而不是Shaw的。太好了。这种刺痛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在她的腹部狠狠地踹了一脚。

      “我并没有坐立不安,也没有什么反常举动。”Shaw信誓旦旦地否认,眉毛自然而然地皱起来,拧到一种看起来很疼的程度。纠结不已的眉毛让Root在她任性的行为中发现了一丝意料之外的趣味。

      “真的么?因为你每次都会手忙脚乱地跑出地下铁,还总是用一些鬼理由...上次用的是什么来着?你必须要去完成一些你的使命?”想起了曾经如此不着边际的理由,特工收起了胳膊,故意把头扭开,Root想象的出此刻她那因为不够专业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而染上红晕的面颊。

      “我没有跑。”扭扭捏捏了半天只反驳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点,这样的Shaw实在是过分的孩子气,溢于言表的傲娇,难以言状的可爱,Root几乎要把自己来此的初衷抛到脑后。几乎。

      “说真的,你不用这样别扭,不必时时刻刻地躲着我。我不会用那件事威胁你,或者是和你做什么交易。”Shaw听闻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位置,骇客明白了,长叹一口气。她是打心底希望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但是Shaw的反应已经清晰地告诉她,她成功的“打蛇打七寸”,正中要害。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着对方言不由衷的回答,Root微微苦笑,咬着牙把话说开。

      “我们是打破了你的‘只睡三次’的守则,但这也不过就是小事一桩,根本无足挂齿好么?”被直白地触到痛处,Shaw的神情瞬间由生气转为暴怒。而Root心上那些原本还摇摆不定的猜疑立刻打消的一干二净。

      说实话,看到Shaw第一次打破了自己的规则,很难说她们俩谁更惊讶。Root非常珍爱她们之间的第一次,弥漫着情难自禁的暴力,充斥着干柴烈火的入侵,压抑绝望与欲仙欲死胶着。她身上的伤痕过了好几周才完全愈合,慢慢褪去。在伤疤消失之前,她每天都不由自主饱含深情地抚摸每一处创痕,一遍又一遍在心中重演属于她们俩的旷世杰作。当到第二次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和Shaw肌肤相亲的机会已经过半,她痛苦不已,使出浑身解数延长了这场欢愉,直到她们两人都筋疲力尽,直到黑夜过去,晨光熹微。

      她尽力推迟着第三次的时间。不能再和这个无意中偷走她所有不多的感情和所剩无几的人性的女人水乳交融,幻化成每一次她想起时嘴中的苦涩。她希望'我还拥有她'这个念想可以持续地再久一些,久到成为永恒,久到没有结束,久到不会失去。直到有一天他们得到了一个极度危险的号码,她一直奉为神明的上帝沉默无言,在场的特工悲痛欲绝,他们告诉她Shaw死了。整整一个小时。那一个小时的痛楚与绝望远远超过她苦不堪言,备受折磨的过去。胸口的痛彻心扉揭开了她早已无法适从的感情与无从辨认的心意,而她终于不用再欺骗自己。

      她爱上了她。

      她爱她。

      当矮个子女人和Harold愚蠢的宠物伤痕累累但依然喘着气出现的时候,Root一把拉过Shaw,跌跌撞撞地冲回家,她将理智与自律统统留在了那撕心裂肺的一个小时里,而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她需要Sameen,她想要触摸她。她的世界里只剩下Shaw,她竭尽所能坦白与裸露自己的感情,即使Shaw无从倾听接受,即使Shaw无法感同身受。她至少让特工永远记住了她,她想毁掉她从而占为己有,她燃烧震荡了整个世界只为Shaw再也无法忘怀她指尖的温度。

      几周过去了,任务源源不断,每一天Root都在抑制,掩饰灼热渴望的视线,藏匿心中与日俱增的痛楚。Shaw在第一夜的第一个吻之前就说的一清二楚。三次。不会再有。从不再有。所以她微笑,调情,无视当想起Shaw身边的人再不是她时一阵高过一阵的眩晕和恶心。

      然后一个异常暴力的号码突然出现,她接过了这个任务。腿被子弹射穿,胳膊被刀捅伤,耳中的植入器被旧工厂中发生的大规模爆炸震坏,而她却很走运地及时逃了出来。无法联系到任何一个人,她全凭已经坏的差不多的移动设备和自身强烈地求生意识活了下来。当她两周后出现在Shaw 的家门口时,整个人又冷又饿,失血过多,脸色惨白。她渴望一次少不了疼痛的治疗,一些足以果腹的食物,一节怒气冲冲的暴力教育,和一张足够温暖过夜的沙发。

      当她的伤口被细心地包扎好,也经历了Shaw正常程度上的生气而不是暴怒后,一直佯装全然不在意的女人突然伸出手捧起她的脸,神情是Root从未见过的温柔与疼惜,她吻了她。Root太惊讶了,大脑完全无法正常转动,她傻傻地后退一步,困惑不已。她只来得及说出'三',Shaw便摇了摇头示意她什么都不必说,然后再次义无反顾的俘获了她的唇。那一夜满盈着前所未有的甜蜜与柔软。第二天早上Root醒来,Shaw已经走了,然后开始了这场'伟大的猫鼠游戏'。

      躲猫猫持续了几个礼拜,Root 不得不承认连她都折服于Shaw了不起的躲闪能力-她可以准确无误地出现在所有Root 不在的地方,而且还看起来特别合乎常理。Root轻而易举地依靠机器,关联了她和Shaw的任务。但是这种好似是偶然的必然性很快就被Shaw识破了,而Root不得不费尽全力才能在任务中得到寥寥无几的交流。再后来情况愈演愈烈,Shaw干脆一看到她就找遍理由跑走,而这终于触到了Root的底线。她想要和Shaw谈谈,哪怕只是简短的。她的任务开始出现差错,而她清楚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了。所以她使了点…小诡计…把Shaw困在了这个粗劣的小酒店房间里,进行这场两个人都避之不及的对话。

      Root看着Shaw的脸色越来越黑,她的手臂交叠收紧,两手握紧了拳头放在身体两侧。

      "你神志不清,根本不知道你刚刚说了什么。"Root听闻冷笑一声,迈开步子向矮个子女人靠近。

      "所以这一切不过是个巧合?恰巧在我们的第四夜发生之后,你就神奇般地不能直视我的眼睛了?"面对嘲讽般的质疑,Shaw像是为了证明她自己是无辜的般,猛的抬起头,捕捉到Root的视线,相持不下。赌气般的胜利只持续了几秒钟,她就犹如被困在笼中的小动物般无助地转头看向了别处。

      "随你怎么说。而我可以不听。"Shaw转身气冲冲地往门口跑去,Root被她的举动惊到,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她全凭本能地呼喊出口。

      "Shaw!"同一时刻她猛的伸出手拽住了Shaw的手腕,刚刚触碰到特工的皮肤她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果不其然,她被对方撞向墙面,手腕被紧紧扣住在身侧,前杀手因暴怒而涨红的面容距离她的鼻尖只有几英寸,Shaw失去理智般地对她咆哮。

      "别碰我!"呼吸喷洒在对方近在咫尺的面颊上,暧昧萦绕于两人交叠的目光中,Root失神于其中。Shaw充满警示与威胁的话语才勉强将Root从含混暗昧的阴霾中唤醒。面对眼前狂暴的特工,Root试图保持冷静。

      “没事了。”她轻声细语地安抚着。Shaw在一瞬间明白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举动,她快速地后退一步,像个孩子般不知所措地看向地板,眼里满满的全是惊慌。Root仍认为“意外的第四夜”是如今造成平素冷静自持的特工如此焦虑不安的罪魁祸首,她笑了笑,假装无所谓地调侃道:

      “认真的说,这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如我们再来一次吧?”她敏捷地关掉了室内的灯和一直嗡嗡作响的排风扇。但是Shaw一点反应都没有,她只是站在那里,不时的抬起一只脚蹭蹭地板,再放下,然后小声的嘟囔着。

      “你不懂。”

      Root完全预料不到Shaw居然会是这样的反应,她感到怒火中烧。骇客很想摇醒她质问她,她在想尽办法帮助Shaw走出这些天来的心魔,难道Shaw一点都看不到她忍痛费心铺下的台阶么?

      "打破了'只许三夜,只有三夜'这个守则一点问题都没有,好么?这完全是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我是说,你是认真地在钻这个牛角尖么?"Shaw抿了下嘴唇,放在身侧的手握紧了又松开。她又摇了摇头,比上次的幅度要大而坚决,不死心地嚷嚷着。

      "你不懂。"

      愤怒与困惑淹没了Root的感官系统,她感觉到她的耐心消失殆尽了。她听到自己颓然拔高的声音,她确定里面充斥着难以言喻的苦涩和溢于言表的烦躁。

      "为什么要让那些愚蠢的条条框框限制你享受这无与伦比的sex?它就应该是它最本质的样子,而你现在只不过是需要再来一场冲击心灵足够让你欲仙欲死的…"Shaw突然出拳砸在Root头边的墙上,骇客戛然而止,特工的速度与力量直击她的心脏。她们的目光交织,Root忘记了呼吸,她沉溺于Shaw灼灼目光的漩涡中。Shaw的双眸闪烁着肆意的愤怒与困惑,还有一点点不可名状的欢喜。

      "这就是问题。"她咆哮着,因为她们靠的很近,她的声音犹如贴在Root的耳边炸开。似乎这五个字是她的所有发泄与告解般,吼出口后她的暴躁立刻烟消云散了,她本来挺直的肩膀松垮了下去,她移开了杀伤力极强的眼神,盯着自己放在墙上的拳头,她的声音恢复了往常的低沉。"我从不破规矩,这就是问题。"Shaw的语气中有不可多见的痛苦,当她转回视线再次对视时,Root呜咽了起来。"你明白我说的了么?我从来不会因为'无与伦比的sex'而打破我自己的规则 。"她毫不留情地挖苦自己,目光中盛满了浓浓的恳求,恳求Root理解她所言,理解她翻江倒海地内心。迷茫,不解,不敢置信,Root只能蹙眉。

      "那那一次是为什么?"她细声细语地问,好似害怕打扰到此刻稍稍温和下来的氛围,但她又是如此地渴望得到这个答案。Shaw咧开嘴角似无奈又似自嘲,她放下了手臂。她被自己无所适从的模样逗笑了。如梦初醒,Root突然从眼前团团迷雾中抓住了真相调皮的尾巴,那唯一一个能让全才特工无措的缘由,这使得她胃里层层束缚的绝望消失殆尽,化作心中一股难以名状的暖流。Shaw沉默在阴影里一动不动好一会儿,接着她迸出一声轻笑,逆着光,抬起头。

      "我那么做是因为我以为你死了。"这是供认不讳的内心告解。这是一个无法感知,不甚明白感情是何物的人白描般的叙述。Root艰难地咽了口口水。"我那么做是因为..."她的目光游离开来,她试图在脑海中搜寻,筛选,组构那些最恰当的词语。最后她无奈地耸了耸肩,“我需要感受到你,我需要感知到你是活着的。你是安然无恙的。而我想不到其他的方式。”

       Root头脑一片空白,她能感觉到自己吃惊地微微张开了嘴巴,听着这前所未有的‘甜言蜜语’她的身体情难自禁地剧烈颤抖。Shaw承认担心她,坦白需要她。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能比这件更让她欣喜若狂,世界末日都不能。

      前特工气力用尽,慢慢地走到旅馆的床边坐下,双肘撑在膝盖上,低头将脸埋入手中。Root依然站在墙边移不开脚步,她疯狂转动的大脑在试图继续刚才的对话,同时也在尝试控制身体里如洪水般扑面而来急着淹没她的情感。

      所以...Shaw感觉到了一些情绪。然后这吓坏她了。好的。这个...她可以解决,纠正,修理。她可以对付的。前提是现在她先停止像个女疯子一样的傻笑不停。和之前的选择一样,优先考虑的就是让Shaw感觉好起来。不要崩溃。这不是什么难事。只有当人们觉得这是难事的时候,它往往才会成为难以逾越和解决的难事,不是么。而她需要面对的事情一点都不棘手,第五夜已经唾手可得了。她动用了脸部的每一块肌肉才勉强抑制笑意,看着面前这个80年代装饰风格的床,她有些犹豫地走了过去坐在了依然困惑无比的女人身边。她反复斟酌,希望可以以最恰当的方式开始。

      “如果你不想的话,你不用做任何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了。”浅黑皮肤的女人挪开了手,但依然低着头盯着地板。Root将这视为可以继续说下去的信号。

      “这没有改变任何事情。无论是你还是我,都不需要...不需要定义或者标签。”Shaw向床上又坐了一点,背靠着墙,Root深吸了一口气,不停地暗示自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你和我总是会...把事情变得不同寻常。”Shaw咬着唇反驳。骇客转过身面对她的...爱人或是情人?她也不知该如何定义,她能做的只是手覆在膝盖上给自己讲下去的力量。

      “那我们就让它们一直不同下去。” 奇迹般的,Shaw转过头,明亮的眸子对上她的眼睛,Root感觉到自己的胃里又开始躁动,里头仿佛充斥着想要破茧而出的蝴蝶般,她移动自己的身体想要转移这种兴奋。她试探着慢慢举起自己的手,滑过Shaw诱人的腿,一路向上,停留在特工的肩膀上。当面前的女子比起生气看起来更疲惫不堪而又兴致勃勃时,Root听从了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温柔而又毫不畏惧地跨坐在这个经验丰富的杀手身上。Shaw好奇地挑了挑眉毛,骇客回赠了一枚调皮的笑容。

      “你想让我们成为什么,我们就是什么。没有一成不变的规则,也没有错综复杂的代码。只要,你感觉欢喜就好。”她放低了声音。“我们俩,都是只让自己欢喜就好,只为自己而活的人。”她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当矮个子女人的手情不自禁地抚上她的纤腰时,Root感觉到巨大的鼓舞。

      “你觉得我们可以?”Shaw的声音有一点粗哑,有一点怀疑,又点缀了点触手可及而又害怕失去的希望。Root拼尽全力抑制着如电流般窜过全身,叫嚣着颤抖着的欲望。她换上了她‘管用调情和最容易激怒Shaw’模式的声线,希望留住现在的闲适气氛和一个轻松的Shaw。

      “当然。没有什么需要改变。我们就...做我们想做的。我还是独立的我,你也还是独立的你。”Shaw的嘴角微微抽搐,她看起来在消化这些话,Root继续说下去。“你可以和任何有情人做快乐事,而我也可以和任何...”出乎意料的,Shaw突然收紧放在Root腰上的手,直截了当地打断了棕发女子想说的话,她的手死死扣住,指甲没入Root的皮肤引得骇客一阵抽气。Shaw死命地摇着头,闭上眼睛低声咆哮着。

      “我不想...”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生生咽回了后半句,神情迷茫而又失落。Root不明白地抬起头,顺着看上去,看到她拧紧的眉毛,看着她轻咬嘴唇,看着她迟疑着开口。“只要想到...”她又一放了一枚哑炮,Root几乎要被眼前这个狼狈到可爱的Shaw逗笑了。特工注意到了身上女子强忍的笑意,还有刚才那微不可闻的抽气声,她惩罚般的捏了捏这个让她生气的女人身体两侧。

      "其他人...无论是谁...其他什么人...碰你的话。我就会..."Shaw突然朝后仰倒,故意用头猛敲身后的墙,她的指尖又一次没入Root的皮肤中,突然撤开的身体正好让原本挡住的光倾泻而下,照亮骇客的面颊。Root甚至没有抹去她声音中的笑意,她倾身凑近,在Shaw耳边呢喃细语。

      "你要知道那一般被称为嫉妒。"她得到的是更喑哑的咆哮,Shaw的声线里灌满了愤怒,争先恐后的往外溢,那是以往当她面对Root时会收敛起来的脾气。

      “我知道那叫什么,Root.”她喘着粗气嘘道,她加重了骇客名字里的'T'犹如那是一枚炸药般,孩子气地发泄着。她磨碾过自己的牙齿紧紧咬住,控制着体内翻涌的疼痛不让自己呜咽出声。“我不喜欢这种感觉。”Root不得不咬住下唇才能阻止自己大笑,她的笑容已经快要绷不住了,笑意迫不及待地想要登上她的脸。她想要嘲弄她,她想要奚落她,但她深知这一刻这些都是不合时宜的,而以后有的是时间。她觉得这一切都好似一个美梦,她害怕这是一个气数已尽终会醒的美梦。Root压下身体里不停冒出的粉红气息与阵阵暖流,她倾身向前,温柔地将双手搭在矮个子女人的肩上。考虑到两人的身高差,这个姿势不是那么的舒服,不过她现在已经没有脑力去考虑这些细枝末节了。数秒之间,她努力的呼吸平复自己的情绪,无声的沉默与昏黄的灯光下,她在思索自己将要说什么,她在周密地组织语言,因为这该死的真像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而她绝对不允许自己搞砸。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在一串冷静自持的呼吸声后,她缓缓开口,认真而又温柔。

      “Sameen.”她如倾吐恋人絮语般在耳边轻声诉说,酥软人心,温柔如绸,似水如歌。她等待着,等待着,等待那如小兔般惴惴不安的双眸睁开,等待着她们如水的目光交融,然后继续。她一无所知,一无所有,却字字珠玑,言之凿凿。她一字一句,只求身下人能听清她说的每个词。“若你想让我成为你的...只成为你的....”当她的最强音伴着无可奈何的耸肩落下,Shaw闭上了眼睛,呼吸刺耳而又急促。

      “那么我只属于你。”

      Root看着Shaw微微地颤栗,看着她转过头慌乱地看向另一边,看着她舔了舔嘴唇。Root没有动,她几乎无法呼吸,她留下足够的时间给这个除了生气几乎什么都感受不到的锤子消化,思考,抉择。Sameen脸部的动作明白无误的昭示着她内心的争斗,她吞咽口水,肌肉抽搐,摇摇头,撇撇嘴,咬咬牙。Root被特工一系列不自知的可爱的动作弄的神魂颠倒,她很好奇Sameen在想些什么。Shaw突然停了下来,轻笑了一声,满意地点了点头,就好像她刚刚决定了带哪把枪上战场。

      乌黑发亮的眼瞳转过来,Root在对视中捕捉到一闪而过的犹豫,滑过Shaw漂亮的双眸,但特工很好的控制住了,她很快就又恢复成‘冷静自持’的锤子。当Root终于听到她期盼已久的答案时,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答案真是Shaw的风格,干净利落。

      “好。”

      Shaw蚊子般的哼哼着,原本的面无表情也开始松动。“我是说,我们就这样做吧。”她依然看着骇客,而Root不得不紧紧咬住自己的舌头,才能不让自己因为欣喜若狂而尖叫起来。在她允许自己溺毙在甜蜜与欢喜中前,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她必须要问。她笑的风情万种,爬过去依偎在Shaw身上,手有一搭没一搭的玩着特工的马尾小辫。

      “所以...”她的声音甜如浸蜜,Shaw抬起头弯着眉毛等她的下文。“那是不是你也属于我?只归我所有?”有那么一瞬,当特工弯弯的眉毛又一次有皱起的趋势时,她觉得Shaw要生气了。但下一秒Root脸上天真浪漫的笑容就冻住了,因为Shaw居然荡起嘴角笑了起来。

      “只属于你,嗯?”当身边的女人挑逗般的一只手抚过她的锁骨,Shaw心猿意马的重复道。

      “嗯...你还能记起那种感受么...当你想到其他人...触摸我时?”她的提问收获了不满的嚷嚷和又一次刺入皮肤的痛感,她感到自信心爆棚。“而当我想到你...”她的手攀上Shaw的脖颈,“...和其他人时...”她的声音变轻好似耳语,“...这让我...”她的头凑得更近,“...痛不欲生。”她的手紧紧扣住Shaw的后颈,她们几乎鼻尖相贴,她能感觉到Shaw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当她开口说话时,她们呼吸着同一片空气。

      当她的手流连在Shaw的颈间,摩挲着喉结的轮廓,Root欣喜地看到Shaw没有逃离她的轻抚,也没有躲开她亮如星辰的目光。恰恰相反,Shaw兴奋地对望回来,然后突然起身伸出手把Root拽向自己,骇客被突如其来的动作震的差点失去平衡。

      “成交。”依然是波澜不惊的回答,Root已无法掩饰满脸的不可置信。她懵懵懂懂地后倾了一些,求证的看了看特工放在她腰侧的手,努力让她的语调听起来不那么疯狂。

      “成交?”她迟疑着反问。就好像这是什么重要的商业合作。Shaw只是简单地耸了耸肩,但Root发觉了特工面瘫表情下涌动的笑意,她突然明白了Shaw刚刚一直...Shaw是故意的。

      她感觉自己还不至于狂喜到魔障。但是天哪,刚刚是SHAW和她确立了关系。独一无二的专属关系!她完完全全属于那个矮小易怒的女人了,而Sameen,彻彻底底地成为了她的Sameen。这简直就像是那首经典的Holy Grail。①一件难以置信,高不可攀,遥不可及的东西突然就属于了她,全部都是她的,唯她一人所有,她现在只想狠狠地亲吻眼前的女人。她也这么做了。时间在这一瞬刻下永恒,没有战争,没有Samaritan,没有耳边电流窜过的絮语。只有她和她的女人。她听到欲望苏醒的声音,而她欢喜着怀疑这声音大概不会再消逝。

      这是第五夜的开始,而数字不再重要。当她们决定好好利用这张依然装饰糟糕,毫无品味的床时,Root唯一想到的是:这是最好的生日。

Fin.

①"Holy Grail"是Justin Timberlake(贾老板)和Jay-Z共同创作的歌曲。

附上部分不要脸的歌词:

You take the clothes off my back

And I let you

You steal the food right out of my mouth

And I watch you eat it

I still don’t know why

Why our love is so much

评论 ( 22 )
热度 ( 847 )

©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