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翻译】Say It Like You Mean It

作者:otpfeelz (EmilyFuckingFitch)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89897

感谢眉毛扫文/传文本/要授权。授权尚未回复,侵歉删。

设定为Root和Shaw已经结婚,四叔不要命地助攻。一篇不长的甜文同回馈AO3扫文号600粉、任性号500粉w

  ——————————————————————

      “他做了什么?”

      Shaw死死扣住橱柜的边缘,手臂的肌肉绷得紧紧的。透过她的表情Root能够肯定Shaw在生气—

      应该算是暴跳如雷了。Shaw眼中正冒着杀气腾腾的光芒,她紧扣的手太过用劲,指节发白。而此刻,Root却止不住的感到一丝开心,想到Shaw现在表现出的是一些些—她敢说是嫉妒,她整颗心都欢快地荡漾起来。

      她羞怯地耸了耸肩,同时毫不停顿地又吃了一口燕麦。

      “他早前是来找你的,我就放他进来了。”

      “然后他就撞大运似的走进来,碰巧你裸着?”

      Root撒娇般地嘟起嘴,试图掩饰脸上的笑意。“我刚刚洗完澡出来,在浴室里没有听到他打开我们卧室的门。”

      Shaw眯起眼睛盯着她,特工的脸色依然阴气沉沉地可怕。

      Root调皮地转了转眼睛,随手把勺子丢回了碗里,起身走向Shaw。

      “Sweetie,那根本没什么。”Root轻声细语地安慰身边的人,Shaw却将目光转开,别扭地抱起双臂。骇客叹了口气,指尖在Shaw的胳膊上来回轻抚,试图顺毛。“他或许什么都没看到。”

      Shaw用事实证明,她的脸可以再黑一点。

      Root紧蹙眉头。

      好吧,计划不通,新计划。

      “如果你不板着脸,”Root讨价还价道,“今晚我就做你热衷的那件事。”

      听完这句话,Shaw嘴角紧绷的线条微微柔和起来。Root没有错过这么细小的松动,她挑了下眉毛,笑开了,倾身向前靠近Shaw的耳边。

      “我还允许你对我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Root吐气如兰,她温热的呼吸拂过Shaw的皮肤。感觉到Shaw因动心而期待地颤抖,她笑靥如花,退开一点玩味地看着Shaw。

     瞥见Shaw眸中原始的光亮,Root知道她得到了她。

      百分之百。①

      “来吧,”Root轻笑着抓过Shaw的手,拉着她走向卧室。“我会让你忘记它的。”

      那一夜,Shaw的确把那事忘得一干二净。

 ——————————————————————

      然而麻烦的是,始作俑者Reese并不是很想这么快忘记这次意外。

      或者他是不想Shaw这么快忘记。

      一开始还只是一些微小的举动,比如他会站的离Root稍稍近一些,比如他时不时对着她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本是些无公害无恶意无足挂齿的小事情。渐渐的,这些举动变的更惹人眼球,更厚颜无耻。最近,他养成了一个新习惯,每当他和Root同一时间取同一件东西时,他的手总是似有若无地覆上她的手。

      虽然Root有点困惑于Reese为什么这么做,不过这些略显殷勤的示好并没有她原来以为的那么讨人厌。或许是因为他们曾并肩作战,走过黑暗,为了找到Shaw而上刀山下火海,最后一起将Shaw救回来;或许是因为在其他所有人—甚至机器都离开她的时候,他依然在她身边;或许是因为在她过去的这几年里,他是不曾离席、始终如一的存在。

      无论是何缘由,Root视他为友—甚至视他为兄。因此,尽管她完全不鼓励他这么做,她还是能够忍受的。

      Shaw则完全忍不了。每次她抓到他—根本算不上抓到,Reese事实上就在光明正大地等着被抓,说来也是奇怪,他总是在Shaw在周围的时候做这些举动—随着冒犯次数的增多,Shaw对他的脾气越来越差,敌对情绪越来越高涨。

      举个例子?比如说现在。

      “把你的手给我拿开,Reese,”Shaw威胁般地吼道,同时粗暴地拧过他的手丢开,然后狠狠地把他推离Root身边—力度没有大到让人受伤,但是足够让他们两人间留出合适的距离。

      Root能够切身感知到Shaw体内已经满盈的愤怒正在叫嚣,争先恐后地想要释放出来,而Reese只是露出了一个奇特的笑容,好像他洞悉了什么Shaw自己都不曾知晓的惊天秘密。

      “Shaw,这算是你表达在意的方式么?”Reese挑衅地问道。

      一股无法抑制,不曾遮掩的恼羞成怒闪过Shaw的双眸,Root在她身后摇了摇头。

      她不知道Reese在玩什么游戏,她只是希望这游戏值得他冒着生命危险。

  ——————————————————————

      Reese,很显然,完全没有接收到Root善意的叫停。

      因为这种情况不断上演。

      一而再。

      再而三。

      这一次呢?

      他们正在就各自的位置、如何潜入那栋今晚号码会现身同时高度戒严的大楼等问题,探讨他们的计划和掩护身份是否合理。等他们最终敲定了所有细节后,Root一边转身走向另一间房间,一边解释说她要去那里换一套适合新身份的衣服,而Reese人畜无害般地接了一句:

      “何必跑到另一间屋里去?反正已经都看过了,Root。”

      Root定住了脚步,她对于将要发生的不幸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她完全相信Shaw会像上周一样痛揍Reese。上次他这么放肆的时候,Shaw毫无保留地给了他当面一拳,上上次的时候,她扭伤了他的手臂,暴力地把他赶出了房间。Shaw满满的嫉妒心和保护欲的确让她兴趣盎然,她不禁有些好奇Shaw这次会做何反应。从块头上来看,Reese是Shaw的三倍,但他并非坚不可摧。

      不过充满暴力的那一刻,Shaw总是龇牙咧嘴的那一刻,这一次没有上演。

      Root盯着Shaw,看着她对着Reese眯起了眼睛,看着她猛的转过身,犹如饿狼扑食般冲向自己,看着她炽热的目光。

      “Shaw?”Root试探性地开口。“你要干—”

      Root没能说完这句话, Shaw把她按在身后的墙上,急不可耐地吻了上去。

      当Shaw咬住她的下唇时,Root呜咽出声,她本能地伸出手环绕住Shaw的肩膀,Shaw的舌尖不依不饶地透过她双唇间的缝隙溜进她的口中,而她的意识飘浮于一片缭绕的朦胧中。

      直到Shaw抵着她的双唇得意地笑起来时,Root才回过神,意识到一连串沉重的脚步声正在离开她们。

      原来如此,当Shaw的手恼人地描摹着拂过她的腿,轻轻地将连衣裙的边缘向上褪时,Root如是想到。

      Root依然不甚明了Reese在玩什么游戏,但是她毫无怨言。如果Shaw每次都这样做的话,她一定毫无怨言。

  ——————————————————————

      情况演变到甚至不需要Reese开口,仅仅是他和她们同一时间走进一间房间,Shaw就会先发制人地拽过Root,把她推在墙上,吻到天昏地暗,吻到一片空白,吻到Root甚至记不起自己的名字。

      别误会,她可不是在抱怨,不过她不认为自己会习惯Shaw变得如此...主

      “你是我的,懂么?”沿着Root的颌一路向下吻过去,Shaw哑着嗓子嘟囔着。

      Root闭着眼忙不迭地点头,“你的,都是你的。就—fuck,Sameen,”Shaw于她的脖颈用力地咬吮碾磨时,Root忍不住地呜咽。

      “Ms. Shaw.”Root感觉她听到的是Finch的声音,但模糊的神智让她不能确定,而Shaw的舌尖此刻忙于的事情很显然不是用来帮助她集中注意力的。

      Finch清了清喉咙。“并不是说你这种公开表现亲密的方式....不温暖人心,只不过我们现在手上有任务。一位号码正命悬一线。”

      她脖颈侧的压力突然消失了,Root不得不动用一切,抵抗住想要溢出喉咙的低吟,取而代之的是不满的咕哝,她缓缓地睁开了眼。

      “是他先开始的,”Shaw理直气壮地辩驳,说得好像那真的是世界上造成她如此作为的唯一理由。

      面对Shaw的无理取闹,Root宠溺地翻了翻眼睛。

      就是她娶的女人,Root无奈地想着。但当Shaw的唇又一次触摸她的肌肤时,她的思绪中突然间只充斥着那些支离破碎的只言片语:就是这样,远远不够,不要停息。

      她感受到手机在裤子口袋里震动。

      “你要接么?”Shaw喑哑的声线近在咫尺,她的指尖在Root衬衫与牛仔裤之间的皮肤上流连打转,调戏不休。

      Root摇了摇头,她伸出手覆上Shaw的手,催促着特工继续。“就—继续下去。它可以等。”

      “但有可能是机器—”

      “可以等,”Root打断了她,奉上一枚温热而激烈的吻堵住了她的嘴。Shaw抢过主导权,解开了Root的牛仔裤。

      “无论是谁,希望他们不会介意等上几个小时,”随着指尖在Root的腰带下滑过,Shaw笑着吻上她耳后最敏感的区域。

      “他们不会介意,”Root低吟。“就继续—fuck。”②

      “我不正在做么。”

  ——————————————————————

       Root在那天的晚些时候查看了手机,她窝在她们的床上,身体酸痛,香汗淋漓。

      当她看清那行字时,嘴角荡起好大一个弧度。

      不用客气—Reese。

      “Root,来不来洗澡?”Shaw在浴室里问道。

      “来了!”Root回应着,起身离开床,脸上的笑容尚未褪去。

      她已经记不起曾经她厌恶Reese的理由,但现在她庆幸自己的生命中有他。欣欣然地飘进浴室和Shaw共浴之前,她默默的在心中记下这笔恩情,决定这周想个办法让他和Zoe聚一聚。

      所谓家人,大抵如此。

FIN.

① 原文为Hook, line, sinker.算是俗语的一种,这里表示全部的意思。

② 此处是Root发出的感叹词,在下句中被Shaw糟糕地用了它的另一个动词意思。

评论 ( 24 )
热度 ( 477 )
  1. 阿壳壳壳儿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2. Carsic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