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翻译】Written on the Body


PIC CR:pic.twitter.com/OfYXySz1BM

作者:InspectorBoxer, zennie

原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628137

"世界没你想象的那么好,

世界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坏。

你过来,来我身边。

月亮不抱你,时光摧毁你,

可我爱你。"

十一月的旧文,时间设定为407后。感谢眉毛,秋大的翻译指导。由衷感谢翠逐字逐句的全文校对。

      她侧耳倾听雨点拍打窗檐,呼吸着细雨干净的气味。雨水透过浓浓水雾,溅入半掩的窗中,滑落在她裸露,滚烫的身体上。蜡烛燃烧起的孤单火光在黑夜的微风中摇曳着,独独照亮了那一张孤零零的床,空留余下的一切于阴影之中。带着模糊的困惑,她才想起这是她第一次和Shaw 在黑暗中做爱。

      Shaw在她身下变换着姿势,她的一只脚慢慢地勾起,沿着Root的左腿缓缓摩擦。Root趴在Shaw的腹部听着她爱人的呼吸起伏,数着她恋人的心跳搏动,笑了起来。松散凌乱的被单随意地搭在她们身上,无法完全遮挡雨滴,却没有人愿意起身关掉这夜色与风雨中的窗,她们的身体亲密地绞缠,包裹着对方。

      如果保持原先的惯例,Root确定此时她应该已经被对方绝杀出局①。她皮肤上斑斑点点的抓痕和擦伤开始灼痛,而她毫不在意。Shaw和往常一样野蛮,Root只能以她唯一允许的方式在她身上留有记号,宣誓主权。当Shaw将因疼痛而发出的嘘声送进Root耳中,愉悦疯狂地取代了痛觉,而这一切鼓舞着Root将这场狂欢延续地远远超过她的想象。她筋疲力尽,精神恍惚,但她抵抗着倦意,沉醉于Shaw滚烫的体温,留恋于这一刻的温存。

      需要帮忙解密Harold的指示,这是最苍白无力的借口,但Root明白,Shaw需要这个荒诞的缘由,这是她坦诚相待前的最后一层自我保护。于是所有的情愫埋没于“可能”“也许”和暧昧不清中,但她记得那个女人停驻,转身。她启唇时,眼神灼灼亮如星辰。②

      指尖寸寸轻抚过她的左肩,温柔地抹去滴落的雨印,在她的伤疤处逗留摩挲。Root微微惊讶于Shaw 在性事上的兴趣盎然。不解突如其来的抚摸,Root舔舐下唇,待要开口询问时却止住了言语,这一次她想全权交给Shaw主导,缠绵缱绻的描摹与不久以前火花四溅的巫山云雨迥然不同。

      Shaw的指腹继续摸索着Root伤疤的边缘,黑客默默地等着,不知道该期待些什么,而这正是Sameen Shaw的迷人之处,你永远不会明晰这个女子是会对你兵刃相向还是以吻封缄。

      “你身上有不少伤疤。”Shaw突然开口,声线低沉醉人,和雨水冲刷城市后洗尽喧嚣的寂静清晨相得益彰。

      喉头颤动,Root的身体没有移动分毫。她们曾经有过几次欢愉的体验,但是从未在事后有过拥抱依偎或是温和的交谈。这些仅仅属于“正常”情侣的事情从未适合过她们中的任何一位,但是今夜的一些情愫、过去几周的一些思绪,或许让她陷入了片刻的沉思。又或许那些情绪同样影响着Shaw。

      “我不是唯一这样的人。”过了些许时间,Root终于有所动作,她轻轻地抬起头,将下巴搁在手背上,手心向下覆盖于Shaw的腹部。Shaw的抚弄并未停歇,拂拭过她左肩的肌肤,摩挲过黑客的好奇心。“你是在欣赏自己的手艺么?”

      Shaw的脸上闪过微不可察的一丝笑意,慵懒而又性感。“嗯?你是指我射伤你肩膀时的精准,还是我缝合你伤口时的娴熟?”

      “每个,所有。”

      Shaw依然浅浅的笑着,指尖突然掠过Root肤如凝脂的后背,抵达她的另一侧肩膀。那里镌刻着更多的伤痕,很多依然新鲜而又狰狞。

      “如果你准备继续被射中受伤,那么你可能要分散些专注右肩中枪的偏执了。”

      Root歪着脑袋,沉醉其中,却又小心翼翼于Shaw出乎意料的爽直不羁。“我更钟情于收集你赐予的伤疤,对此迫不及待且十分热爱。”

      Shaw不置可否地轻蔑一笑。

      “左肩都留给你射击,然后把我搞的一团糟。”

      “你应该庆幸我仅仅射穿了你的肩膀。”

      Root思索片刻。Shaw是一名非常出色的神枪手,她现在还活着的唯一原因只可能是Shaw 选择了放她一条生路。“失手的确不是你的风格,”她嬉笑着怒戳Shaw 的自尊心。

      “谁说我失手了?”Shaw的双眸一如既往的深不见底,但时常徘徊在其中的魂魄却全然不见。或许她们都太过倦怠疲惫,今宵夜色苍然中无力扮演魔鬼,放她们自由一宿,于明日晨光熹微时再归来。

      “你没有么?”Root不疾不徐地问道。她好奇究竟会得到一个诚实的回答,或是另一个逃避的借口。

      Shaw下挪了视线,手指却一刻不停地按抚着最新的伤疤,近乎虔诚。“没有。我已经准备把你放倒了,最后扣动扳机时改变了这个念头。”

      听闻Shaw的回答Root并不惊讶,正如面对如此残酷的真相时她一点都不悲伤。

      “我真幸运。”

      Shaw转回目光,目不转睛地凝视着面前的女子,Root不禁呼吸一滞。她看起来想要说些什么,但因些许困惑而蹙起的眉头昭示着她的犹豫不定。

      “真幸运。”Shaw默默地复读着黑客的话语,她的目光随着她指腹下的抚摸移动,始于Samaritan造成的伤口,而后顺着Root的右侧一路下游。

      指尖到达臀部后转变方向滑到她右侧的乳房下,细细描摹着处于那里,只有爱人才能发现的一道淡淡疤痕,Root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喘息。

      “那么这条呢?”Shaw的目光紧紧地盯住她,似乎在寻找Root看似坚不可摧的盔甲上微不可见的裂缝。Root好奇她是否知晓她已经找到了一个。

      “那个...”Root踌躇不语,Shaw的指腹却顽皮地回溯它来时的路途。肌肤相亲的抚摸让人心潮澎湃,但记忆却搅动着与之截然相反的不安宁。“很早以前的了。”

      “显而易见。”发觉自己能够轻而易举地影响Root,Shaw伸出手,掌面覆盖上去,仔仔细细不慌不忙地轻抚。“一定是某个锋利无比的东西。水果刀?裁纸刀?你激怒谁了?”

      “我不记得了。”

      “鬼才信你的话。”Shaw的手悄无声息地向下移动,一路深入。她起身翻转两人的位置,她的触摸更加温柔缠绵,而Root娇喘低吟,紧闭双眼,乌黑卷翘的睫毛不住地颤抖忽闪。她的本能叫嚣着让她赶紧逃开,但她的身体已经无暇顾及理智,渴求着Shaw如火般的炙热。

      “Shaw...”Root已然不知自己想向Shaw请求什么。想要她立刻卷甲韬戈,想要她继续攻城掠地。

      又是一阵奚弄的轻抚,Root的犹豫不决不再重要,Shaw已直截了当地滑入她的体内。不过这次没有力量,没有速度,没有粗糙的摩擦,没有让她在一瞬间欲火焚身。Shaw异常缓慢地抽动手指,搅动着滚烫翻灼的湿意,撩拨出Root的满心欢喜,而她的回忆却在抵抗着,摧毁着过去种种。

      Shaw突然停止了动作,手指埋在棕发女子的体内,而Root止不住的啜泣呜咽。

      “告诉我。”

      Root抓过Shaw的手,催促着她继续。“别...”

      “告诉我。”Shaw倾身贴上Root的脖颈低声呢喃,然后辗转向下,轻咬舔舐着Root的锁骨。身下的Root尽可能地贴近她的触摸,近乎绝望地渴求更多。

      “求你...”

      Shaw更用力地咬了下去,Root无助地呻吟,在现实的欢愉与过去的苦难中纠缠撕扯。她知道除非她坦白相告,否则Shaw不会停下折磨。在这个女人的人生信条中不曾有过退让放弃,而谎言也不是这道问题的备选项。身处此时此地,深陷此情此景,面对此身此人,她无法说谎,她永远做不到。

      “我父亲。是我父亲。”

      答案在Shaw的心间荡开一丝涟漪,一瞬间的惊讶细微到大概只有Root才能察觉到。她本以为Shaw会停止,会撤离,对方却为她的坦诚奉上一份奖励。拾起的节奏渐渐地让Root头晕目眩,直到身置天堂脚踩云端,直到满心满眼只有Shaw一人。

      ****

      Root在清晨暗淡的光线中恢复意识,眨了眨惺忪的睡眼。她不记得昨晚何时睡过去的,最后的印象停留在愉悦和羞耻交替的疾驰残影中。她身侧的床铺空荡而冰冷,Root紧蹙眉头,她不愿在自己孤身一人的时刻,被昨晚Shaw好不容易驱散的陈年阴影再一次如潮水般淹没。

      门突然打开,Root猛地钻回被子中,震惊地看到Shaw走进来,雨水不停地从她的大衣上滑落。雨依然在下。Root瞥了一眼身侧的窗户,却发现已经关好了。

      “你每天都起这么晚?”

      “你回来了。”仅此一次,她如此直白的说其所想,不再用戏弄与嘲讽遮掩自己的惊讶。

      “这是我的公寓。”Shaw脱掉外套, 抬手丢向门后的挂钩,信步走向厨房。

      Root困惑不已,她用床单裹好自己,腿脚不稳地慢慢站了起来。她浑身上下每一个关节都在疼,而每一处疼痛都提醒着那场火热的始作俑者。厨房里咖啡的香味引诱着她的胃,她拖着脚步跟在Shaw身后。

      Root今天持续不断地被Shaw的举动惊奇到,她走进厨房时Shaw递了余留的一杯咖啡给她。她伸手紧贴环绕杯壁,在清晨的寒意中感谢这份温暖。微微地抿啜了一小口,Root笑了,满心欢喜但毫不惊讶地发现咖啡正合她的口味。

      “别胡思乱想觉得那代表了什么,”Shaw警告她。③

      “是指你给我做了咖啡嘛?”Root假装天真烂漫。

      “这个也不代表什么。”Shaw快速地瞥了她一眼。“Finch联系我了。需要我去一趟我们的蝙蝠洞。”

      Root轻叹一声。“嗯,我也该走了。应该很快就要接手新的身份。”

      Shaw紧绷着下巴,一言不发。在Root的注视下她草草喝完自己的咖啡,随手把杯子丢进了垃圾桶。她走过Root身边,却又犹豫不决地停下。她的目光紧紧锁住前方,打定主意似的不去看黑客。“你的父亲...”

      Root双眸紧盯面前的女人,屏住了呼吸。

      “告诉我他已经死了。”Shaw不容置疑地要求。

      Root感觉自己的内心柔软了一片,她的胸口被一股奇异但是舒适的温暖包裹。Shaw最近变得越来越有人情味了。这可能危险万分,却又无与伦比。“酗酒喝死了自己。”

      Shaw这才转过头望向Root,她眯起眼怀疑着是否还有隐情,她确定有,但她只是点了点头,接着她的视线降至Root的上腹,目光灼灼地好似能看穿那一层薄薄的床单。

      “我十一岁的时候摔碎了他的烟灰缸。他拿一把剪刀刺伤了我。”在白昼的微光中,在Shaw心无旁骛的瞩目下,吐露心声变得更加轻而易举,而昨晚纠缠不休的羞耻翩然离席。好似尽管她丝毫不怕面前的女子,那些缠绕她多年的鬼魂依然忌惮着。

      Shaw又点了点头,Root察觉到一丝因为无处释放体内暴力因素的失望在其中,她忍不住咧开了嘴,只一点,弧度不敢大。

      “如果他还活着你会怎么做?”她嬉笑着问。

      那个时候,Root以为Shaw一定会翻个白眼无视这个问题。然而Shaw耸了耸肩。“确保他现在不能再伤你一丝一毫。”

      Root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她们一直以来的相处方式让她觉得最好的情况是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答复,最不济是被赠送一个低劣的笑话。而现在,Shaw的回应却触痛了她内心深处,那些阴沉黑暗、孤独寂寞却渴望被听见的情绪,那些经年累月希望有人听懂的情绪。

      “谢谢,”Root尽可能地平稳自己的声音,掩饰自己的心潮澎拜,唯恐自己的心绪惊吓到另一个女人。

      “谢什么?”Shaw声音里的暴躁忽然变得比起往日更甚。

      “我想你已经知道了,”Root想起Harold先前的联络,她倾身上前在Shaw的面颊上落下一吻,走回房,拾起散落一地的衣服,踱进了洗手间。等她十几分钟后整理好情绪返身回来,镇定自若地准备开启日常戏谑时,却发现公寓已空无一人。

      Root拿起自己的咖啡杯,缓缓扬起嘴角。Shaw显然已经做到了今天最大程度的坦率直白、推心置腹,也可能是达到这么多年来的极限了。Root反手带上门时依然止不住笑意。她确定那一切都没关系。她明了Shaw或许永远无法坦白地承认她在意她,但她却会用自己独一无二的方式让她知道。

      这样就已足够。

Fin.

①按照Shaw和Root的惯例,每次sex结束后Root应该会立刻被赶出来,从不被允许留宿。

②这里描写的是407结尾,Shaw傲娇地说“I guess there are things I care about here.”

③这里Shaw指的是昨晚和Root相拥而眠,没把她赶出去。

另外感谢病友一直以来的喜欢和支持,因学业繁忙,5月20号前翻译缓更/停更。任性号和ao3扫文号上的活动不受影响。

评论 ( 19 )
热度 ( 480 )
  1.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2. No.20160418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蝙蝠洞。

©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