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翻译】Such Great Heights


PIC CR:lucky-bitch

原作者:karatam;原地址

授权已问尚未回复 侵歉删

翠兔子生日快乐,平安喜乐。

————————————

Chloe的孪生兄弟身高超过了六英尺。在Chloe的大部分人生里,他都压倒性地高于她。她年少时最深的记忆,是他将她高高举起以便她投篮入框,而那时他们才四岁。这种高度一直延续至今,每次和Jason这个大高个拥抱时Chloe总会双脚离地。她的整个家族都很高:她的妈妈,她的舅舅,她的姨妈,她的表兄妹,她的整个家族。认真地说,Michelle大概是Beale家唯一比Chloe矮的,而她才刚刚十一岁。

因此成为人群中的小个子,她早习以为常。尽管按照传统标准来看她绝对不算矮,但这种印象与模式已经根深蒂固,而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家庭基因库。她的每一任男友都至少比她高四英寸,甚至连Aubrey都比她高那么几英寸。

而恰恰是这点,让Beca在她的生命里显得那么与众不同。


/ /

Chloe第一次站在她身后纠正她的舞蹈动作时(让我们诚实地说吧,Beca在最开始的五个月对于舞蹈完全是一窍不通),她意识到她需要低下大概四英寸的距离,才能将下巴落在Beca的肩膀上。而当时Beca还穿着Bella高跟鞋。

她很小巧。

迷你到Chloe可以一只手环绕过她的肩膀,而她们两人都不会感到拥挤。玲珑到Chloe第一次不必绷直身体,踮起脚尖去亲吻。瘦弱到如果她们两人相拥蜷缩在一张床上,那么Chloe一定是充当大勺子[1]的那位。

这一切都是前所未有而又新鲜奇妙的。Chloe甚至从未想过成为稍微高一些的那方,而现在,她开始认真地思索这种可能。这一切都是如此的耳目一新,鼓舞欢欣,多多益善,来者不拒。

Beca是小巧而又可爱的,还是-oops,就好像如果Chloe不立刻停止从背后环抱她,她就会转过身怒击Chloe的下颌。这一点完全无可厚非,Chloe都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异而又混乱的方向。她总是会适可而止地退后几步,以防给了Beca一个吹响防狼哨的机会。

她向后微移了几英寸,面对Beca的怒目而视无辜地咧嘴一笑。Beca恼怒地翻了个白眼,然后将目光重新投回到镜子上。Chloe静静地望着Beca片刻,直到左侧的人突然吸引了她的注意力。“Stacie,你能不能不去抚摸自己的乳房,哪怕只有两秒钟?!”


/ /

事实是,自从脑切线拐进“想成为大勺子”这个念头后,Chloe似乎很难让她的大脑再重回正轨。毕竟正常的思维不会包括想要不管不顾地违背自己的意愿,只想拥抱Beca。在一次练习的中途,Chloe转过身看向Beca,本想告诉她她在弱拍的时候踏错了方向,或是询问在她负责的部分中哪里的音符让她觉得有困难(她突然不记得是哪段了),然而Chloe发现她仅仅是看着她,思索着双臂环绕她的腰际,两具身体紧密相贴,纠缠不清会是怎样的光景。这样臆想一个大一新生,是扰乱心智而又万分不合适的,但她就是情不自禁。

Beca捕捉到她的凝视,冲着她嘴角勾起了招牌似-笑-非-笑的弧度,同时好似征询般疑惑地抬起了眉毛。Chloe感觉自己的脸颊在快速地升温,她慌忙摇了摇头,扭过身体好让Beca脱离自己的视线范围片刻,这样她才能寻回自己的心智。

Aubrey在她身侧轻推她的手臂,看着她等待着问题的答案,Chloe这才意识到自己完完全全遗忘了问题。

幸运的是恰巧在这个时刻,有个事物吸引了Chloe的视线。“Stacie,能不能你停止抚摸自己的乳房?这根本不是舞蹈的一部分!”只要想到她有多么频繁地说出这句话,Chloe感到难以掩饰的尴尬。


/ /

在众多Bella电影之夜的其中一晚,事情再度上演(Fat Amy坚持积累精神资产是非常有必要的,Chloe赞同了这一点)。

她们一起挤在Chloe和Aubrey共租的公寓里,看着‘情陷红磨坊’,分享着爆米花。大部分人都专注在电影上,Beca却在一旁坐立不安,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她们不过才开始看了十分钟而已,她就已经觉得无趣了?她难道不喜欢其中那些光鲜亮丽的服装和富丽堂皇的场景,或是Ewan与Nicole之间绕梁三日的和音,又或是(Chloe认为这点真的很有趣)其中将现代流行音乐重新编曲,完美地契合了年代片的主题与心境?

Chloe偷偷蹭到她右边,伸出胳膊绕过Beca的肩膀,将她拉入自己的怀中抱紧。Chloe能感受到Beca的后背明显有着一闪而过的僵硬,以及在她试图放轻松之前被突然打乱、磕磕绊绊的呼吸频率。在极大程度上,一切开始有成效了。枕在Chloe的臂弯里,Beca不再像以往发生身体接触时那么紧张。

“Beca,如果你继续这么漫不经心,你会错过所有无与伦比的音乐,”Chloe尽力温柔地悄声细语。她心知肚明如果打断Aubrey欣赏‘红磨坊’的音乐会发生什么,那可不太美丽。

“Ewan McGregor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和Nicole Kidman坠入爱河然后他们将为此高歌一曲。之后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他们会高歌一曲。最终他们会再度重逢,再为此高歌更长的一曲。”Beca的语调干巴巴的却又不乏讽刺,但她没忘压低声线,低到只有Chloe可以听到她。“我遗漏了什么吗?”

“显而易见。”Chloe翻了翻眼睛,却止不住地露出了笑容。Beca对于电影毫不掩饰的不屑实在是有些可爱,Chloe早就明了Beca的口是心非,她并非真的厌恶它。“你将会不得不盯着Ewan和Nicole漂亮的脸庞长达两小时。不管怎么说,这部电影里还是有很多支歌曲混搭的,还有或许你可以稍稍注意一下银幕上那个倒映的红色头发。”

Beca的唇角微微抽搐,她问道,“你觉得红头发怎么样?”

片刻的停顿后,Chloe 扑哧一笑,“那你怎么看红头发?”

“我先问的。”她嘟囔着吐出这句话时,音量比原本想压住的微微提高了些,这直接招来了Aubrey的满脸怒容。Beca理直气壮地瞪视回去,直到Amy用爆米花填充自己的胸罩分散走了Aubrey的注意力。

“我一直都更偏爱深褐色头发的女子。”Chloe转回到电视上去,正好赶上Ewan开始歌唱山脉的咏叹调,一切在音乐之中都显得那么的生机勃勃。而当嗜睡的阿根廷人[2]悠悠转醒时,Chloe感觉到Beca在自己的环抱中轻轻扭动......她只是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窝了起来,转而将注意力百分之百投回电影之中。

Chloe的手臂环绕Beca的肩膀,自始至终。


/ /

在公布她们赢得了全国赛的十秒后,事情重又发生。

Aubrey好不容易松开了勒住Chloe脖子的手转身去拥抱Cynthia Rose,Chloe转过身就看到Beca正好站在她的右侧,狡黠笑意浮现于她的面颊,五彩纸屑散落在她的发间。她们笑着凝视对方,一分一秒,旷日经年。直到Stacie突然挺起自己的双峰(她真的需要学会控制)从背后撞击了Beca,直接将她推入Chloe的怀抱。

Beca的眼神灵动而又惊异,她的手攀住Chloe的上臂,下巴微微翘起,目光投射进Chloe的眸中。被温柔的眼神包裹,忽然之间,Chloe的心智被重新撰写,她又一次被第一次练习时笼罩她的想法淹没。霎时间,她想知晓答案。双手不自知地滑到Beca的腰际,在她的背后扣起圈住。Chloe急促地深吸一口气,几不可见地向下倾斜了几度。Beca轻舐过唇瓣,她的目光跌落,偷瞄过对方的唇,Chloe终结了最后的距离,吻了上去,温软细腻却结束于呼吸之间。在松开之前,她在Beca的唇上又印上一吻。

“我们赢了,”她轻声低喃,食指尖温柔地抚过Beca的后背。

Beca咧开了嘴角,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jeez,这个时刻她关注的怎么会是牙齿),她的手离开Chloe的手臂,向上游走,最后埋藏于她的发间。“我从始至终都爱红发女子,”她的唇贴着Chloe的,吐息如兰。颤栗窜过Chloe的脊背,而她在那一刻束手无策。Beca将她压向自己摘取又一个吻时,Chloe莫知所为,不能自己。

Beca先抽身离开这个吻,因为Cynthia Rose在她耳边吹响了喝彩的口哨。Chloe惊醒过来,猛地抬头,正好撞上Aubrey的目光。Aubrey只是轻挑眉毛,笑着,那种笑容大概从未有人见过,平静却又欢喜。与其同时,Amy递给了得意洋洋的Stacie一张20美元纸币,Chloe不禁疑惑这场赌局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她感知到Beca依然纠缠于她发间的手微微的下压,莞尔而笑;她俯身再度吻上Beca浅笑之唇时,眉梢带喜,眼角带笑。


命题之她不需要踮起脚尖亲吻Beca。

已得证。


/ /

Chloe是被床头柜上坚持不懈嚷嚷的手机吵醒的。单手支在手肘处,暂时无视了身侧不满抗议的嘟囔,她倾身向前拿到手机。按下接听键,Chloe重重地跌回到被窝中,用空着的手揉着惺忪的睡眼。

“Aubrey,你知道纽约早上七点是洛杉矶的凌晨四点吧?”她的声线低沉,带着一丝认真的威胁。好吧,带着Chloe自认为最有威慑力的警告意味。

“我知道,但这真的非常重要,”Aubrey的音调尖锐、语速极快,这代表她至少已经喝了两杯咖啡了。“看起来是Stacie和CynthiaRose说,Denise告诉了Jessica,Jessica告诉了Amy,Amy告诉她Lily刚....”

Chloe放任她的话语随意流过她的大脑,Aubrey熟悉的声音似是安眠曲一般催她入睡。

“哦该死的,我该走了,我再打给你,好么?Bye!”Aubrey直接挂断了电话,Chloe甚至没来得及组织出一个回答。

她盯着手机眨了眨眼睛,又一次单手肘支撑,放回了手机。

“谁他妈凌晨四点打电话过来?”身侧被窝里飘出一个迷糊但恼羞成怒的声音,在任何意义上Beca都绝对不是喜欢早起的人。

除非是特殊‘晨起运动’,如果Chloe能见机行事,处理得当(例如红色性感内衣)。

没有直接地躺回被窝,Chloe伸出手臂环绕过Beca的腰,将她牢牢的锁入怀中,她的背贴在她的胸前。Beca发出了象征抗议的哼唧,但之后却扭动着更完全、舒适地窝入Chloe的怀抱里,十指紧扣交缠。Chloe笑着在Beca的后颈印下一枚轻柔的吻。闭上双眼,她渐渐睡去。

她百分之百是大勺子。[1]


/ /

Jason第一次和Beca见面时,Chloe大笑不止。他们之间的身高差—Beca勉强超过他的肘部,实在是让人忍俊不禁。甚至小Michelle都比Chloe的女友要高呢。而这让Chloe的小女友有些暴躁。

Chloe那‘高的不同寻常’(Beca如是说)的家人将Beca团团围住,进行惯例视察,时不时拧一拧、揉一揉她的面颊时,Beca投递了一抹怒瞪给Chloe,饱含着‘你欠我一次,一次大的’深意。

Chloe只是在一旁低眉浅笑,她终于找到了适合她的人,以她从未经历过的方式—她甚至不曾期望过。尽管这听起来是完完全全的陈词滥调,如果她敢大声地说出来Beca大概会把白眼翻上天,但她们真的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所有人聚在客厅,一起拍Beale家的全家福,每个人都笑吟吟的,温柔地将Beca推到了最前排。Chloe欣喜于第一次有人陪她站在前排,她走到她身边,这才抚平Beca紧皱的眉头。Chloe伸出手臂拦过Beca的肩,Beca望着镜头,轻松悠闲,笑靥如花。


Chloe所相遇、相识、相知的每个人都比她高,唯Beca除外。

但这正是Chloe所爱的模样。


Fin.

[1] The bigspoon,汤勺抱睡眠姿势,根据里外区分是大勺子还是小勺子。

[2] The Narcoleptic Argentinean是JacekKoman在红磨坊中饰演的角色。


评论 ( 2 )
热度 ( 108 )

©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