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总在一起 我们总要再见

【原创】醒 文/翠

原作者:

转载授权:

作者按语:其实理智上来讲我还是喜欢前期酷炫狂霸拽不服就是干的肖根,总觉得要是你俩都腻腻歪歪谈恋爱去了那也太令人下巴脱臼啦。但是情感上我又渐渐觉得,不管是身怀怎样的技能经历过怎样的过去犯过怎样的病(不),有的时候恋爱的火花就是那样没有道理,谁说拯救世界的大英雄和沉浸在爱情里的普通人就是完全冲突的两种身份呢。

所以试着这样写了。普普通通的没有什么剧情也没有什么梗【。


*

你从梦境中醒来。

你从未想过你会从梦境中醒来。

*

你起床的时候,她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围着小黄鸭围裙歪着脑袋问你早餐是要吃煎鸡蛋还是水煮蛋。你已经穿好了上衣,于是你站在原地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告诉她都要。

早餐上桌时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热腾腾的香气,你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还不忘笑她炸了十几年厨房,终于能做出像样的早餐了。她就托着腮在你对面看你,手里拿的叉子晃呀晃,叉子顶端装饰着她喜欢的水果图案。

你出门时忘记拿购物袋了,时隔多年有些习惯还是难以改变,就比如你仍然习惯两手空空地走在大街上,怀里揣着危险的热兵器。她追出来把购物袋塞到你手里,同时垂下头亲了亲你还沾染着培根香味的嘴唇,不等你提出抗议就推着你的背催促你快去。

但你知道其实你是不会抗议的。

过于明媚的太阳晒着你的黑色背心和你紧束的低马尾,你却并不感到热,只觉得从头到脚都被暖融融的微光包围着。

因此你便知道你是在做梦了。

你有点好奇在这个梦里你将要去哪里,于是你也不急着醒来,只是若即若离地依附在“你”的身上,慢悠悠地在被太阳照得亮堂堂的人行步道上闲晃。

你拐过一个弯,有人盯着你超过三秒钟——你想,这时你该出手把他压倒在地了吧?但你没有。你笑了笑,虽然很是生硬。你对他说先生早上好,今天你出门出的可比平时晚。他认出了你,笑着寒暄两句,并委托你向可爱可亲的Ms. Groves传达“上周日的苹果派很好吃”的谢意。

原来这是你——不,你们的邻居。

你告别了你们的邻居,前面就是大卖场,现在你知道为什么她一定要你带上购物袋了。你在口袋里掏了半天,你以为你是想拿出手机,谁知道你摸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只掏出来一张皱巴巴的便条纸。

你却如释重负一般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纸上潦草的字迹就一头扎进了货架之间。你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即便你在被推着购物车的小鬼撞到小腿肚时依然摆出了凶恶的表情,可你也没真的撅断他们满地乱跑的小短腿。

你皱皱眉,从冷柜里拎起一瓶一升装的牛奶。

你回家的时候,不知怎么天色就晚了。紫色熏染的日暮都朦胧了起来,你提着沉沉的购物袋,像来时一样慢悠悠地沿着两旁矮矮的灌木丛走回去。

你在灌木丛的尽头看见她向你招手。她背后就是昏黄的夕阳,界限模糊地切割着她晕在地上的倒影。她上前两步,很自然地接过你手中的一只袋子,你们就肩并着肩继续走完这段回家的路。

你本能地觉得到这里你该醒了。

现实中,你却只是翻了个身。

*

你感到她在你身边翻了个身,但你没醒。你正迷迷糊糊地沉入自己的梦境。

你鼻尖萦绕着旧书籍散发出的灰尘和油墨味,你一个人待在满是书堆成的堡垒。你仔细去看,它们是同一本《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你拿起最顶上的一本,你戴着手套在那上面用绸缎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你瞥见自己金色的发尾,你恍惚了一瞬,要不是这样你可能还想不起来金发的你曾经是个什么模样。

你洗干净手,一点一点地染棕了它。

你一会儿站在童年好友的尸体之前,一会儿站在纽约最繁华的市中心、来来往往的人潮之间。你闭上眼,你想象着所有人的脚步因为你按下了暂停键而空悬,你噙着一丝微笑,一点一点地将每一个坏代码从程序里抹杀。

你仿佛听见计算机主机嗡嗡的风扇响,你在键盘上敲击出一曲代码排列成的歌,随后郑重地键入作曲者的名字。你动了动手指,你听见从远处传来目标死亡的丧钟。

你再次睁开眼,空荡荡的街头只剩下你踉跄徘徊的身影。

你和熟悉的面孔擦肩而过。你看见高个子西装男的衬衫前襟洇着樱桃般的薄红色,你想扶一扶他,或者接过他手里的重机枪为他扫清身后的障碍——你不能动。跛着脚的男人紧跟其后,他满脸疲惫和惊惶,他的双手沾满了不是他的鲜血——你睁大眼睛,水雾迷住了你还算清晰的视线,可你后退了,你害怕他对你露出那样悲伤的表情。

你的耳边一片寂静。曾经你厌烦过那些喋喋不休的话语,现在你却渴望得到它的指引——教教你怎样远离末日一般的恣意狂欢,再教教你怎样找回你以为你已经拥有了的怜悯。

可分明还有一个人,你还记得一个人。

她会向你证明你已经从虚拟的代码世界走了出来,你站到她的身边,这里是真实的世界,这里有一个鲜活的你——如同每一个无法用代码简单描述的人类一样,缺陷而完满、软弱而强大的你。

但你的梦里没有她。

你转过头,你的头发在风中飘起,是麦穗一般耀眼的金。

你不再是你。

你看见金色头发的女孩蜷缩在书本堆起的堡垒中心,抱着自己的双腿一摇一晃。她的脸上沾着一点干涸的血渍,于是你低下头用干净的手指抹去了那一点痕迹。你张开手臂给了她一个温暖的拥抱,你知道她不会哭,所以你代替她流出了眼泪。

她听不见你说的话,但你还是要说。

你要说你会长成一个很好的人,你所信仰的、你所追逐的、你所为之狂热的,最后都会成为你愿意牺牲性命去保护的。你说你会遇见一些特别的人,然后你就发现自己并不是那样特别,但你愿意和他们一起做一些更加特别的事,哪怕别人对此一无所知。

你开始接受这个世界,而世界也以她独特的方式接纳了你。

你将会爱。

你抽了抽鼻子,你醒了,梦里找不到的人在你身边发出均匀的呼吸。

*

你醒来的时候和她打了个照面,你顶着清晨还未完全醒透的脑袋,愣愣地和她对视了几秒。

你们都不知道彼此昨晚做了什么样的梦。

于是一个人说“早安”,一个人说“我爱你”。

你们决定一起出门吃个早餐,然后在日暮时分提着满满的购物袋,一起走完这段回家的路。


Fin.

评论 ( 3 )
热度 ( 243 )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Oo单翼..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转载了此文字

©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 Powered by LOFTER